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2

的女人。

他抱着姐姐的腰肢,仿佛要揉进姐姐的体内,臀部熟稔的前后耸动,像上百次mi||jian姐姐的每晚,进出她湿乎乎的xiao||xue。

两人交合足足一百五十三次了,夏承思记得一清二楚,每晚他都会倒在姐姐的身上,在她的两腿之间驰骋,干得xiao||xue又肿又红。

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夏承思喘息着,深吻姐姐的嘴唇。

此时的两人像最亲热的恋人,除了夏凌闭着眼睛昏迷不清,外人永远看不出来她正在被弟弟mi||jian。

雪白的大腿之间,一根紫红的粗大rou||bang,疯狂的chou||cha在泥泞的穴道。

夏承思的rou||bang在一年前,还是青涩少年的淡红色,现在变成了操穴的老手,rou||bang身经百战,渐渐变得成熟的紫红。

足足干了数百下,两人交合的地方白沫点点,抹在夏凌的褐色yin||mao上。

“太舒服了,真想每天每夜操你,我的姐姐。”

夏承思感觉yao||she||liao,加快速度,用力撞击姐姐的xiao||xue,啪啪啪作响,两团雪白的nai||zi前后耸动,越动越快,越动越狠,gui||tou插在zi||gong的最深处,一股股射出粘稠的jing||ye,喷洒进亲姐姐的zi||gong。

夏承思有点累了,瘫在姐姐的怀里,咬着她的nai||zi吸,软化的rou||bang还在微微耸动,品尝情爱的最后余温。

这绝不是他最尽兴的mi||jian,他永远忘记不了初夜。

那是属于他们的夜晚。



初夜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 |

: https://books/659886/articles/7558201

shuise




初夜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初夜

夏凌与夏承思的父母经商,平日管教两姐弟的时间不多,后来夏凌十七岁那年,父母看两姐弟都很懂事,直接飞去国外打理生意,每个月只有几天才回来。

夏承思十二岁那年,路过浴室,无意看见姐姐的裸体。

年龄尚小的他,还未见过女人的身体,只觉得这是他这辈子难忘的一刻。

女生成熟得早,夏凌的身体发育得差不多了,两团雪白的nai||zi跟桃子似的,顶端的奶头吸引人去品尝,双腿间的毛又浓又密,颜色是褐色,看起来很漂亮。

夏承思喉头滚动,全身发热,身下的小榔捶直挺挺的翘起。

他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,将脑袋埋在姐姐的双乳间,含住奶头吮吸,将挺起的rou||bangcha||jin姐姐的双腿间,来回耸动。

回到卧室,夏承思的rou||bang还是翘起的,倒在床上,将先前的念头回想一遍又一遍,欲望跟火似的燃烧,想冲回浴室里逼迫姐姐跟自己交合。

但他不敢这么做,父母马上要回家了,只能褪下裤子,握住rou||bang上下tao||nong,想象正在操弄姐姐的身体。

事后,未经世事的他,占有姐姐的欲望越来越深,满心想着姐姐能接受自己,敞开大腿给他操。

但这只能是梦里发生的事。

熬了两年后,夏承思无意在网上看到,用mi||yao就能跟喜欢女人zuo||ai,就想尽办法,在黑色网站买了几瓶mi||yao。

他怕mi||yao对姐姐身体有害,亲自试过后,才决定用这mi||yao迷昏她。

夏凌晚上睡前有喝牛奶的习惯,为了不引起怀疑,夏承思半年前就坚持给姐姐倒牛奶,夏凌只当弟弟爱护她,完全发现不了他眼底的欲望。

那晚,夏凌喝过牛奶后,倒头就睡。

夏承思跟幽灵似的,潜进她的房间,隔着睡裙揉搓她的大nai||zi,确定她昏迷不醒后,激动的tuo||guang自己的衣服,钻进姐姐的被褥里。

睡裙太方便人干那事了,夏承思的手攥紧夏凌衣摆下,扯下姐姐的nei||ku。

“居然是花色。”夏承思笑着说,“姐姐,弟弟要操你了。”

夏承思分开姐姐的大腿,在灯光下打量她的rou||xue,兴奋的血脉喷张。

这是他晚上做春梦,经常梦见的场景,想不到很快就实现了。

夏凌的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