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6

重点中学,跟姐姐夏凌同一个班上课,成为整个国中的风云人物。

十五岁的他年纪虽不大,但混在十七八岁男生里,身材仍算高大挺拔。

即便夏承思年龄小,班里不少女生对他有意思,明面给他送各种小礼物,背地里发暧昧短信。

夏凌笑话他:“那么多女人想老牛吃嫩草,你看中哪个了没,我给你参考参考。”

夏承思将夏凌往怀里一揽,凑到她耳边:“她们哪有你好,我就近原则,当然选你啊。”

夏凌总觉得他举止时不时暧昧,拍开夏承思的手:“得了吧,这话留给你以后的女朋友。”

夏承思笑眯眯的,盯着夏凌不说话。

夏凌莫名心虚,绕过他尿遁。

期中考试出来后,夏凌的总成绩排在全年级前两百,她平时学习都十分用功,所以对这个成绩很不满意。

夏承思反而拿到全年级第一,名字高高挂在红榜单上,夏凌有些高兴又难免嫉妒。

平时看他玩游戏打篮球,学习时间不多,连跳两级都考到第一名,都是同一个爹妈生的,差距怎么那么大。

夏凌不由怀疑:“你平时背着我,是不是搞了小动作?”

夏承思怔了怔,扯了扯嘴角,平淡的说:“什么小动作,你看出啥来了?”

夏凌指着成绩单:“第一名怎么考到的,背着我偷偷学习,还是喝了六个核桃?”

夏承思扑哧笑了,手搭在夏凌的肩膀:“姐,你确实该补补了。”

夏凌颦眉:“什么意思?”

夏承思意味不明的笑:“给你补补身子,脑筋会转得更快点。”

夏凌捶他的胸:“滚。”

其实,夏承思想说的是,用他的jing||ye给她补补。

当天下课,物理老师布置一道很难的题,有意考考学生。

夏凌很有冲劲,打算不做出题目就不回家,待在教室里研究解题思路。

夏承思咬着笔杆,翘起二郎腿,坐在夏凌的前座,不主动帮她半点忙,光看着她在草稿纸上奋笔疾书。

“你这样解,明早都回不了家。”夏承思轻蔑地嗤笑。

夏凌横他一眼:“你先滚回去。”

夏承思歪头笑:“看看外面,天都暗了。”

夏凌不理他,继续解题。

一瓶罐装牛奶霍地搁在桌面,夏承思揶揄地说:“喝这个,补一补。”

夏凌抬起头,发觉这是夏承思带来的,突然心生一丝感动:“你居然带牛奶来了。”

夏承思给她拔开牛奶罐,耸耸肩:“谁叫你喜欢呢。”

夏凌喝了两口,接着埋头做题,不知不觉地,眼皮跟粘了泥巴似的往下坠,趴在桌子睡了过去。

夏承思抚摸她的面颊,眼底渐渐暗沉,恶狼终于撕开羊皮,露出真面目。

他将夏凌抱在怀里,推倒在教室的课桌上,分开两腿,一手剥下姐姐的小花nei||ku:“你整天就知道学习,已经三天没操你了,下面痒不痒?”

夏凌昏睡在课桌,全然不知,弟弟扯下裤子拉链,握起塞过她体内的rou||bang,在她两腿间跃跃欲入。

夏承思把姐姐的校裙往上拉,露出粉色胸衣,熟稔的解开扣子,两团bai||nen嫩的大nai||zi弹了出来。

夏凌的nai||zi比同年女生要大,本来以为是天生的,谁知道是弟弟给她an||mo大的。

夏承思埋在姐姐的身上,含着nai||zi吮吸,硬邦邦的rou||bang在yin||hu摩擦几下,感觉到了湿意,撑开两瓣贝肉肏了进去。

“姐姐是有感觉的对不对。”夏承思用力挺动几下,舒服的喘息,“肏了几下就湿了,你感觉得到,有人在ni的xiao||xue,一定很舒服吧。”

夏凌衣衫不整,露出酥白的大nai||zi,双腿抗在弟弟的肩膀上,长着淡色绒毛的私处被紫红的ji||ba贯穿,生猛的进出,肉体碰撞声噗嗤噗嗤响。

灯光暗淡的教室,本该用来堆放书本的课桌,发出咯吱咯吱的嘶吟。

桌面平躺着白条条的少女,浑身软巴巴的,蓝白色校裙被掀到腋窝下,两团白兔似得nai||zi,一前一后的跳动,粉色的奶头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