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7

着律液。

夏凌因着mi||yao,全然没有意识,永远想不到,自己的体内正埋着弟弟的生殖器,姐弟俩在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事。

那根粗长的ji||ba,肆意进出姐姐的yin||dao,臀部随着chou||cha一摇一晃,一点点淌出透明的ai||ye。

“啊……姐姐的穴好紧好舒服,真想一直操你,zi||gong塞满我的jing||ye,怀上我的孩子。”

夏承思含着姐姐的ru||tou,xia||ti飞快的耸动,在姐姐的身体内,挥霍年轻人无穷的精力。

一低头,看见两人的生殖器,紧密的交合在一起,rou||bang像打气筒似的,凶狠撞击姐姐的yin||dao。

夏承思喘息:“很舒服,对不对,我都干了你上百次了,你一定有感觉吧。”

夏凌软软的躺着,如同没有生命的玩偶,双腿大开,被亲弟弟操着nen||xue。



教室play(二)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 |

: https://books/659886/articles/7559140

shuise




教室play(二)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教室play(二)

夏承思干得很是尽兴,但不满足于一种姿势,从姐姐的nen||xue抽出分身。粗长的rou||bang仍然硬挺,沾着姐姐bei||cao出来的yin||ye,经历过猛烈操干愈发紫红。

他抱起昏迷的姐姐,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,托起chi||luo的她坐在大腿部,使得两腿分叉面对自己。

“这是你的课桌,你上课的地方。”夏承思扶起棒槌似的gui||tou,塞进亲姐姐的mi||xue,“要是老师同学看到,你被弟弟肏穴会怎么样?”

他忽而笑了:“那可不行,你这yin||dang的模样,只能被我一个人看。”

这种姿势幅度很小,但交合的最紧密,他的rou||bang每次进出,都能轻而易举的撞到敏感的花心。

夏承思爽的吁气,一手把玩大nai||zi,一手托起她的粉臀,高频率的在姐姐体内抽动。

夏凌的眉头微微蹙起,似乎能在睡梦中,感觉到被弟弟操穴。

要是她睁开眼睛,会发现自己正yi||si||bu||gua,双腿大张着,浑身无力的靠在弟弟身上。

隐私的xia||ti被贯穿,一根粗长的男性生殖器,自由又迅猛进出她的体内。

如果真有这种情况,她势必没有抗拒的力气,瘫软地被弟弟的yin||jing插干,经历从未感受的gao||chao,直到rou||bang在体nei||she完精为止。

此时,夏凌因剧烈的chou||cha,上半身起起伏伏,nai||zi跟着一蹦一跳。

夏承思垂下头,含着她的奶头吮吸,猛烈地抽干几下,抵在最深处释放白色的浊液。

待抽出rou||bang,交合的yin||ye从xue||kou流出。

一滴一滴,淌在椅子上。

……

夏凌清醒过来,发觉自己趴在书桌上,身体软绵无力,抬眼一看,瞥见夏承思长腿交叠,坐在前方侧边。

他单手旋转笔杆,歪头看她笑:“哟,醒来了。”

夏凌揉揉发胀的脑袋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夏承思大手一挥,竖起两根手指。

“两个小时?”夏凌翻开包里的手机,瞧了瞧时间,“我怎么睡了那么久,你为什么不叫醒我?”

夏承思懒洋洋的笑:“看你睡得那样,叫得醒么。”

“你坐着等了我两个小时。”夏凌没话说了,翻开物理作业,发现高难度的物理底下,有几行字迹清隽的公式。

她认真扫了眼,错愕地问:“是你破解的,花多久时间?”

夏承思晃了晃一根长指。

“一个小时?”夏凌问。

夏承思抬起下颌:“一分钟。”

夏凌自尊心大受打击,啪地阖上书本:“不可能。”

夏承思笑意不改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收拾好书包,夏凌跟夏承思相携同路,一路拌着嘴,小打小闹的回家。

夏凌总觉得怪怪的,明明睡了两个小时,身体不知为何特别疲倦,好像经历过剧烈运动,连走路都有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