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10

味健康。

夏凌喝着豆浆,暗想弟弟真是细心周到。不像其他的男生,周末连床都懒的起,以后的弟媳一定很幸福吧。

这么想想,有点小嫉妒。

她抬眼一看,夏承思的目光正逡巡着自己,认真地问:“姐,昨晚睡得好吗?”

夏凌想起昨夜的春梦,搅得心头骚乱,像掩饰似的埋下头:“睡得挺香的,干嘛问这个?”

夏承思从鼻息笑出声:“看你面带春色。”

“啪”,夏凌差点扔了筷子,嗓子发尖:“胡说八道。”

夏承思轻咬筷子一头,瞧着她的小样,似笑非笑。

ba||jiu点钟,夏凌的好友陆漫晴,兴冲冲给她打电话,约她出来一起逛街。

“记得把你弟叫上哦。”手机的另一端,传来陆漫晴咯咯地笑。

“干嘛叫他去?”夏凌眉头一皱,不由地瞥向厨房洗刷的身影。

陆漫晴理所当然地说:“多个男人帮我们提包啊,今天我们要敞开心来shopping。”

这理由说得过去,夏承思一听说去逛街,很爽快的答应了。

男生不是最讨厌陪女生逛街么,她的弟弟真是个异类。

世贸中心,车水马龙。

陆漫晴提着包,瞧了眼腕表,视线左晃右晃,瞥见两道一高一矮的男女身影,眼前猝然一亮。

夏凌穿着碎花小粉裙,衬得肤白水嫩,两条纤纤细腿微微岔开,腿根有小段的缝隙。

陆漫晴曾听过一个猥琐男说,刚有过性行为的女人,腿会不自觉往外岔,因为双腿曾经被掰开,下身被粗长的ji||ba捅过。

但想想怎么可能,陆漫晴最了解夏凌。她一心想着考上好大学,目前连个亲近的男生都没有,更别提男朋友了。

跟在夏凌身后的是夏承思,他一身黑色的T恤衫,肩宽腰窄,靛蓝牛仔裤绷紧拔长的双腿,头斜着鸭舌帽,遮住半张削长的俊脸。

陆漫晴心扑通一跳,盯着他那薄薄的唇,视线有点挪不开。

“来这么早,等了很久吗?”夏凌蹦到陆漫晴的面前,笑着打招呼。

陆漫晴回过神来,捶一下夏凌:“你个傻妞,现在才来,要我好等。”

夏凌无辜地说:“车有点堵。”

“时间是金钱啊。”陆漫晴就是不愿等人,只有别人等她的份。

“约定的时间是十点,现在是十点零二,两分钟对你来说,值多少钱。”夏承思抬起下颌,修长的手指顶了顶帽檐,底下黢黑如锹的眼眸,冷淡地刮过陆漫晴的脸。

谁也瞧不上的样子。

陆漫晴心头一凛,不过她好喜欢啊。

此时的夏凌,有些心不在焉。

经过昨夜之后,身体变得异常敏感。

一旦剧烈走动,nei||ku会擦着nen||xue发痒,特别是夏承思触摸她的时候,那种痒会愈发加剧,好想被硬硬的东西摩擦……



情趣电影院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 |

: https://books/659886/articles/7566951

feise




情趣电影院 < 就是想gan||ni(H) ( 流云 )情趣电影院

陆漫晴挑挑选选,一间间店逛过去,都没翻到中意的衣裳。

夏凌刚好掏到件裙子,对着比划一下,问陆漫晴:“这身不错吧?”

夏承思手插着裤袋,散漫地支在落地镜旁:“别试了,这身不适合。”

夏凌圆瞪杏眼:“瞎说,你怎么知道不适合。”

他扬起下颌,帽檐底下的亮黑眼眸,觑了眼夏凌的胸脯,笑而不语。

夏凌懒得理他,拍开试衣间,进去换裙子。

胸脯那里有些紧,硬生生套着衣服,夏凌呼吸有点不畅,憋不住脱下衣服,拉开一小条缝,塞给导购员:“有没有大一号的?”

导购员尴尬不失礼貌的接过。

陆漫晴捧着肚子,哈哈大笑:“哎哟喂嘞,你不会连自己身材都不知道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