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17

,无辜地弯起眼笑:“刚走得出汗,坐会就冷了。”

夏凌被迫跟他裹着同一毛毯,腿靠腿得挨在一起,感知到彼此的温度,距离有点越雷池了。

可他们是姐弟,一般情况下,不会觉得越界。

电视放映一部国外电影,尺度有点超标,正演少男少女在男厕所里,偷吃禁果。

两人还穿着校服,腰部底下是脱掉的,没拍交合的画面,只有两人相拥耸动的场景,也足够qing||se了。

少女脸颊泛红,嘴巴微张着,像脱水的鱼,发出嗯嗯嗯的shen||yin。

“啊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再快点……那里好痒……”

夏凌尴尬地想换台,在毛毯底下找遥控器,结果摸到一根又热又粗的东西,形状似长条的腊肉。

她差点弹跳起来,像摸到灼热的炭,惊慌地抽回手。

幸好,夏承思没点反应,可能是看电视太入迷了。

夏凌不敢再找遥控器,任电视尽情地放映黄色内容,客厅充斥着压抑的shen||yin,晃动的画面像是魔咒。

肩头感受到重量,夏凌扭头一看,夏承思靠了过来,枕着她,竟然睡着了。

夏凌没法动了,僵持地撑着他。

挨得太近,能闻到他的气息,是少年独特的,慢慢发酵为成年人的味道。

她盯着他白净的颈项,延伸处是诱人的锁骨。下面毛毯贴住的部位,有一道弧形,是他腿间的私处。

也是她不小心摸到的生殖器。

她的腿根漫开一种痒意,轻轻一夹,更加瘙痒,但舒服畅快。

电视里,享受鱼水之欢的仿佛是自己,在她体内剧烈耸动的人是夏承思。

那根性器又热又硬,搅得她穴里好痒,好想被捅得再深一些,chou||cha速度再快一点,满足她的kuai||gan。

她有一个骇人的想法,揭开毛毯,偷偷看看弟弟下面,到底是什么形状。



摸他的男根 < 就是想gan||ni(H)(流云)|

: books/659886/articles/7588203

daisy




摸他的男根 < 就是想gan||ni(H)(流云)|摸他的男根

夏凌盯着那条腿沟,好奇心推搡着她,背德感却在扯住她的手。

看一眼而已,她默默对自己说,缓慢地,朝毛毯伸了过去。

夏承思穿着宽松的运动裤,yang||ju在他腿间蛰伏,躲在隆起的丘壑,正等着袭击猎物。

夏承思仍在安睡,单眼皮耷拉着,浓而密的睫毛微垂,面容柔和恬静。

夏凌瞧着他的睡容,胆子大了几分,手指点了下隆起的生殖器。

yin||jing被nei||ku包裹,妥帖地藏在腿根。隔着布料触摸,似乎跟软骨差不多,尺寸大得吓人。

男人生殖器都是这样嘛,怎么塞进女人私处的rou||feng?

想到这里,腿间一点点濡湿,她的手往腿沟划下,继续摸索形状。

指尖忽然感到弹起的力道,那根运动裤底下的rou||jing,竟然缓缓地翘了起来,变得更大更结实,硬邦邦地杵着她的手掌。

抬眼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,夏承思撑开眼皮,在盯梢她一举一动。

她羞愧得要死,正待狡辩的话,却在与他对视的那刻,硬生生堵在嘴里。

他嘴角上扬,黢黑的眼眸,沾染着情欲,一眼望见,能使任何女人迷失。

夏凌神识放空,先前的胆怯、羞惭和心惊,荡然无存。眼前只剩下他的手,朝她伸来,抚摸微烫的面颊。
公众号:画风浓烈 日常分享好看的肉文
不定期分享r番r漫真人钙片 帮找txt
她不懂他要干什么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手指刮过她的下颌,往下摩擦颈项,暧昧不明。

瞬间,她猛地推开了他,像热油弹跳的虾米,跳起身,转头朝卧房里逃窜。

回屋后,夏凌跌进床上,喘息着。

想一想,崩溃地抓抓头。

该死,她偷摸他的生殖器,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