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19

声,仿佛只是个玩笑。

他双手揣兜,耸耸肩:“一点也不好玩。”

夏凌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,有种泄气的失落。

或许是她的错吧,不该最先触碰那根底线。刚才她那般的激动,与其是生气,不如说是害怕挖出黑暗的一面。

夜深后,夏凌在床上辗转难眠,满脑子想着,白日里,他戳向自己的xia||ti。

那里,像是硬的。

实在睡不着,她坐起身,拆开搁在床头柜的一盒纯牛奶。

这箱奶是夏承思买的。她心想,弟弟平日里吊儿郎当,关键时还是十分贴心。

喝了一半,困意海潮似的涌来。

做了个梦,回到父母以前开的工厂。

十几年过去,工厂荒废太久,失去原来的色泽,一片白雾茫茫,若有若无地传来呜呜声,像老旧机器运转的响动,又像是女人的恸哭。

小时候,常与弟弟在旧工厂躲猫猫,她总是充当被抓的角色。

白雾冉冉而上,渐渐浓郁,隐隐听到脚步声,在朝她一步步逼近。

她心跳徒然加快,本能地想逃,左右窥探下地形,往身后的柜子躲藏。

柜子里漆黑昏暗,只有三条空隙,透出外头的光。

那人似乎过来了。

寒气漫延到头顶,浑身的汗毛在发颤,那人逼近的压迫感,像只大手在揪紧她的心脏。

好一会,脚步声似乎远了。

她松了口气,仍是谨慎地,透过空隙往外窥看。

然后,瞧见一双黢黑的眼,犹如不见底的深渊,唯一的光也被吸入黑暗。

他桀桀地笑:“抓到你了。”




清醒强制play

柜子门碰地拉开,结实的手臂将她拽进来,布条蒙住她的眼睛。

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,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双手双脚被捆绑住,眼睛被布条遮着,看不清那人是谁。

夏凌奋力挣扎,却无法动弹,听到拉链解开的声响,裤子窣窣被褪下,双腿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。

一只指头隔着nei||ku,戳弄腿间敏感的xia||ti,布料的粗糙感刮得yin||chun发痒。

那人压了过来,沉重的身躯盖住她。

夏凌不自觉啊了一声,嘴被温热的唇堵住了,舌头卷进她的檀口,舔舐丁香小舌。

“嗯唔……”她说不出话,穴里被手指cha||jin去,嘴巴被舌头舔吻。

“插几下就湿了,真骚。”他结束这个深吻,感觉到nei||ku的湿意,戏谑地笑,“我把你养得太好了,下面的水真多。”

夏凌隐约觉得他的嗓音熟悉,可硬是想不起他是谁。软绵绵的身子被他随意亵玩,衣裳被脱得只剩下nei||ku。

那人含住她的nai||zi,一手把玩另一只,奶头被吮吸得愈发坚挺,由fen||nen色变成玫红色。

她浑身传来酸胀感,像被吹胀的气球,男人的嘴往里面充气。

“下面的穴痒了没,要不要给你捅捅?”

他的大手扒下nei||ku,拨开两瓣yin||chun,抹了把yin||shui:“都湿成这样了,真qian||gan。”

“只有我能满足你。”他笑着脱下自己的裤子,用枕头垫着她的臀部,以便操得更深。

夏凌的双腿被掰开,架在男人的肩膀上,可以被肏干的yin||hu,抬高正对着男人勃起的yin||jing。

她仍是无法动弹,浑身的感觉,汇聚在被分开的双腿,有根硬热的棒状物在摩擦她的yin||hu。

男人的手分开两瓣yin||chun,暴露出早已经熟悉玩透的穴道。

不要进来,她里面那么小,怎么塞得了男人的东西。

可是,他偏偏进来了,rou||bang撑开狭小的缝隙,强塞进她的穴里。

夏凌什么也看不清,感到硬硬热热的东西,慢慢地推进她的穴道。

耳畔是他舒爽的哼声。

“操过你一百次了,穴还是那么紧。是不是要操上千次才会松,得多捅一桶才行。”

他究竟是谁?干过她上百次?这到底怎么回事?

她的身子已然被男人侵占了,穴里含着男性的rou||bang,两人肉碰着肉,做着世间最亲密的事。

他把玩两团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