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20

子,臀部往前一挺,操进穴里的最深处。

夏凌的xia||ti塞着他的rou||bang,肉壁排斥着,试图把体内的异物挤压出来。

他感受到紧致,反而更爽了:“夹得好紧,是不是喜欢被肏?”

如果能说话,夏凌一定会说不,但她只能躺着被他肏穴,接受肉体的撞击。

他耸动下身,九浅一深,极有技巧的进出她的体内。

rou||bang的青筋暴起,刮着穴道的媚肉,带起一丝丝痒意,贯穿她的四肢百骸。

夏凌被迫承欢,双乳前后弹跳,头颅都顶到了床板。

耳边都是肉体的啪啪声,还是床痛苦的吱呀声。

要死了,他动得太快了,太狠了,她下面是不是要坏了。

“不要!”她突然喊出了声,蒙住眼睛的布条,同一时间揭开了。

撑开了眼,眼前一张俊朗的少年脸,是她再熟悉不过的。

她的亲弟弟!

夏承思眼底闪出惊愕,抱着她的腰身,臀部仍有条不紊地chou||cha。

关顾四周,哪里是旧工厂,分明是她的闺房。

她的视线沿着赤露的胸膛,滑到他的下半身。

只见,她yi||si||bu||gua的bai||nen腿根,淡褐色的森林间,插着一根紫红色的性器,连接的另一端就是她亲弟弟。

两人的交合处,尽是黏腻的yin||ye,被撑得yin||chun肿得通红。

夏承思极其兴奋,箍住她的腰,猛力地肏干湿热的xiao||xue,抵在最深处,释放出男人的精华。

她软倒在他的怀抱,感受到一股股的热液,喷进自己的zi||gong口。

这是梦吧,这一定是梦吧,快醒醒,快醒过来。

他们是姐弟啊,怎么可能在zuo||ai,这是luan||lun啊。

终于,她精疲力尽,昏死在他怀里。

夏承思喘息着,吻了吻她的唇:“爽不爽快,这就是zuo||ai,总算让你体验一次。”

“你肯定接受不了吧,就当这是一个梦吧。”





野外play

次日醒来,夏凌衣衫完整,脱下裤子检查,xia||ti干净如初。

唯一疑点是,花核微微泛红,可能是nei||ku太紧,勒出的痕迹。

昨夜,亲眼看见,弟弟结实光滑的胸脯,压在她腿间,臀部不停耸动,勇猛有力地进出她的体内。

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rou||jing在她xiao||xue抽动的力度,肉与肉的摩擦,黏腻的水渍声,一点也不像寻常的春梦。

那究竟,是不是梦?

电话ling||sheng响起,她猝然回神,转身摸起床头柜的手机。

“哈罗,今天去秋游哦,叫上你弟弟。”

“嗯……知道啦。”

陆漫晴听出她声音黏糊,发问:“你不会刚醒吧,昨晚没睡好吗?”

听到昨晚,夏凌心头一晃,揉揉眼睑:“做了很不好的梦。”

“讲讲看,我给你周公解梦。”

这种梦怎地说得出口,夏凌含糊其辞:“等会跟你说。”

“今天出门,记得打扮漂亮点。”

“干嘛?”

陆漫晴笑嘻嘻地说:“你很快就知道了,等会来接你们。”

九点不到,陆漫晴敲开她家的门,带了个二十出头的男人。是陆漫晴的堂哥,名叫陆宸,理工学院的大学生。

夏凌曾见过他,明白陆漫晴要她打扮漂亮的原因,好想给她点颗媒婆痣。

陆宸看向夏凌,挑起眼打量:“一年不见,变更漂亮了。”

夏凌不喜欢他看人的目光,跟选商品似的。

陆漫晴一进门,左顾右盼:“你弟弟呢?”

“他好像出了门,应该不去了。”夏凌自起床,就不见他人影,原想着不见更好,免得挑起心里的刺。

陆漫晴急了:“你没跟他讲么,快打电话叫他过来。”

夏凌不甚愿意:“我们三个去吧。”

陆宸依了夏凌的话:“三个人去也行,我开了车过来,很方便。”

陆漫晴当然不肯,摆这一出戏不就是为夏承思么,她的男主角不可以不出场。

“你不打,我打。”

她掏出手机,门突然开了,夏承思长腿迈了进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