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21

,背上提着一个大包,冷冷睨了眼陆晨,眉心微微蹙起:“出发。”

言简意赅。

陆宸开了辆新车,载一行人去香潭山,约莫一个小时的车程。

陆漫晴使个眼色,要夏凌去副驾驶座,想单独和夏承思坐。

夏凌听了她的指示,正要坐到前面,手腕忽地被扣住,夏承思将她揽到后座,碰地声关了车门。

陆漫晴傻了眼,车门边踌躇,顾虑到陆辰身边无人,乖乖坐到副驾驶座。

陆宸一手夹烟,一手握方向盘,透过后视镜,看向后座的夏承思,嗤了声。

他自诩是大学生,年龄稍长,不会把比他小的放眼里,出口奚落:“夏凌,你弟弟多大,还脱不开姐姐。”

陆漫晴无心帮腔:“他十五岁。”

陆宸哎哟声:“才高一啊。”

“他高三。”夏凌连忙说,生怕夏承思不悦,悄然瞟了他一眼。

陆宸诧异了:“十五岁读高三?”

夏承思丝毫不怒,反而嘴角含笑:“我需要提醒你,有样东西忘在车档杆底下。”

陆宸问:“是什么?”

“我给你看看。”陆漫晴探出手,摸出气球形塑料,滴着半透明的粘液,往窗外丢,“咦,脏死了。”

陆宸脸胀成猪肝色,后来都没吱声。

夏凌看出那是避孕套,想不到陆宸挺时髦的,刚买车就玩车震了。

到了香潭山,山腰扎帐篷生火堆。夏承思小溪边网了不少小鱼,摆在锡纸上烤着吃,香气扑得口水直流。

陆漫晴蹭到夏承思跟前,直夸他样样能干。

夏承思没怎么理她,递给夏凌第一根烤好的小鱼。

“夏承思不高兴吗?”陆漫晴拽了拽夏凌的袖子。

夏凌摇头,说不知道。

其实心里清楚,夏承思不是沉默寡言的人,之所以不讲话,可能真心反感陆家堂兄妹。

夕阳透过云雾,晕染整片天,红彤彤的,犹如烈火烧云。

天黑后,气温直下零度,北风吹山,四面皆是呜呜响动,听得瘆人。

四人团在火边取暖,夏凌摩挲着手掌,穿羽绒服都浑身透凉。

“冷么?”夏承思长臂一伸,将她往自己怀里带,宽阔的背挡住山风。

夏凌有些别扭,在旁人面前,姐弟抱着有失妥当。可感受他拥抱,那股暖意裹住她,直达内心,任谁都会舒适地,倒进他的怀里。

夏承思垂头,凑她耳畔,柔声问:“还冷不冷?”

夏凌脸微烫:“不冷了。”

陆漫晴直直盯着,难掩嫉妒:“他们姐弟感情真好。”

陆宸憋嘴哼笑,他是情场老手,看得出点蛛丝马迹。

夜深分帐篷,陆漫晴要跟夏凌同铺。可搭了两个帐篷,两位男士就要睡一起了。

夏凌十分担心,互看不顺眼的两人,会在帐篷打架,随口说:“帐篷有点小,两个男的长手长脚,可能挤不下去,我跟我弟睡一起好了。”

陆漫晴啊了声:“什么嘛,你要我跟我哥睡?”

“就这么决定。”陆宸突然说,“一个帐篷两个睡袋,会有啥顾虑?”

夏凌微愕地看他,没料到他会答应。

陆宸把陆漫晴推进帐篷,望向姐弟俩进篷里的背影,促狭地笑了。

“我睡觉认床,可能要失眠。早知道不该来的,脚凉更睡不着了。”

夏凌嘀咕完,发觉帐篷里,竟然横着张双人睡袋。

夏承思整理睡袋,抬眼冲她笑:“跟我睡就睡得着了。”

“这睡袋哪里来的?”夏凌豁然明白了,“你大早起来买了这个?”

夏承思挑挑眉:“你那么怕冷,我身子比你暖,靠得舒服点。”

夏凌抽抽嘴角:“你挺会替人着想啊。”

她本想换陆漫晴过来,可还是鬼使神差地睡下去了,侧身躺着暖炉似的夏承思,灼烧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。

不自觉间,想起昨晚的梦,抬头看见的,形状雄伟的男性器官,沾着透明的液体,在她两腿间激烈抽动的场景。

她更是睡不着了,腿间微微湿透,满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