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26

怎么样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夏凌满心愧疚,“是我不对。”

夏承思幽幽地盯着她,目光滑入睡衣下bai||nen的蝴蝶骨:“你得想想,如果我真对你怎么样,你能拿我怎么办?”

夏凌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他横抱而起,重重扔在绵软的床上。

夏承思压在她的身上,轻而易举地单手扣住她两只手,桀桀地笑:“没法动了对不对?只要我想,完全可以逼你做那种事。关着不准你出门,不准你穿衣服,天天操你的逼,gan||ni身上每个洞,全身糊满我的jing||ye。”

夏凌当场怔住,感到他xia||ti硬硬的抵着自己,眼角泛湿:“为什么对我做这种事,我是你姐姐啊!如果只是为了体验性,你可以找女朋友……”

“可我只要你。”他擦拭她的眼角,目光灼人地逡巡她,“别的女人tuo||guang,我看都懒得看一眼。你穿着衣服我就想一件件撕碎,gan||ni的穴。干得流泪,要我轻一点操你。”







操之过急

她被他逼在床上,双手固定在两侧,像被十字架钉着,无法动弹,处刑人是她弟弟。

呼吸间,是他温热的气息,明明熟悉的人,突然变得那么陌生。

她侧脸闭着眼睛,像难以喘息似的,胸脯剧烈起伏,发出呼呼的鼻息声。

夏承思见不得她这样,手背摩挲莹润的面颊:“怕什么,我不会真的那样对你。”

夏凌感到他突兀的温柔,微愕地转过脸来,直直瞪向夏承思。

“不过嘛……”他抬起她的下颌,低眸浅笑,“难保我哪天,忽然发疯。”

夏凌愣怔间,恰要开口讲话,眼前一暗,他以唇封口吻住她的嘴。

她伸手推开他,抗拒突来袭来的吻。

他呷过牛奶的唇齿,带着丝丝清甜,捧着她的下颌,浅尝辄止地舔她的唇。

右手沿她胸脯蜿蜒而下,中指钻进腿间的三角地带,或轻或重的抠挖xiao||xue。

他最熟悉她的身体,知道哪里是她的敏感点。

夏凌嗯嗯几声,被拨弄的地方,传来阵阵kuai||gan,像鳗鱼麻痹全身神经,抵抗的念头被海浪冲散一样。

独处一室的男女,曾经肉体交合过,能发生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。

睡裙从底部掀起,肌肤白如奶酪,淡蓝nei||ku裹着yin||hu,两三根毛发钻了出来,隐隐有女儿香绕人鼻息。

他拉着nei||ku一角,往下一扯,娇嫩少女yin||hu敞开,淡色毛茸隐藏着xiao||xue。

夏承思盯着她的私处,眼光灼热,喉管性感的滑动:“前三天操你了,我来看看,xiao||bi是不是更紧了。”

说完,他真的动手了,微凉的指尖掰开两瓣花核,伏在她的腿间,查看隐蔽在毛绒的rou||xue。

他探出一根手指,戳进湿热热的穴里。

她有种异物感,下意识地绷紧肉壁的肌肉,夹住cha||jin来的手指。

他戏谑地笑:“夹得好紧,想bei||caoxiao||bi了?”

夏凌手背蒙着脸,面颊一片滚烫,无法抵抗他的侵袭。

夏承思拉开她的腿,雪白的yin||hu对着自己,俯下身,俊脸埋进毛绒腿间,湿热的舌头舔舐她的xiao||xue。

夏凌被ci||ji一下,身躯不由得拱起:“不要,那里好脏。”

“不脏,你不是刚洗过澡吗?”他舌尖儿在花核勾了一圈,“再说,我喜欢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嫌你脏呢。”

夏凌闻言,心尖发颤,仅有的理智在摇晃,喏喏地说:“我是你姐,你不能。”

“你是我姐又怎么样,法律没规定姐弟不能享受xing||ai。”夏承思又摆出一套歪理,循循善诱,“你早就是我的人了,何必顾虑那么多。”

夏凌疑惑不解:“什么叫早就……嗯……”

谈话间,夏承思舌尖钻入xiao||xue,模仿肏穴的动作,进进出出,坚硬的牙齿刮了刮花核。

夏凌xia||ti涌出痒意,舒服得紧,脚趾难耐得蜷曲着,无意识地发出嗯嗯声。

整个人像在温泉里泡着,kuai||gan细细流淌全身,浸浴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。

舌尖忽地抽出xiao||xue,xia||ti传来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