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31

持被肏干的姿势,粉色的花壶被磨成深色,又红又肿。bei||cao出洞来的xiao||xue,糊满弟弟的jing||ye。

她低头看了看黏哒哒的xia||ti,身体个个部位都被他玩弄过,穴里流出过他好多jing||ye,每次加起来,足足可以装几瓶可口可乐。

现在的她,算不算弟弟的女人?

念头一起,又觉得这想法古怪。

不知道夏承思把她当什么,姐姐或是情人,还是单纯的xing||ai玩具?

夏承思扭开水龙头,试试水温,龙头对着姐姐黏腻的花壶冲洗,手指cha||jin穴里搅动:“里面也要洗干净。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刚刚经历过性事,她的身子变得极其敏感,bei||cha几下就受不了,好想换成他的rou||bang塞进来。

夏承思插出穴里的jing||ye,抹了点沐浴露,在花壶揉出泡沫,再拎起水龙头喷干净,洗得白bai||nen嫩。

他埋下头,吻了吻小白腿,缓缓亲到腿间的花壶:“好香。”

她全身酥麻,双腿微颤着夹住他的头,拱起身子吟哦:“哦哦……嗯啊……”

他昂起下颌,掀开单眼皮,瞧她情动的样子。

夏凌黑眸似蒙上一层雾,脉脉地凝视他,小嘴微微翕动,像是在说快点cao||wo。

“晚上来我房间还是你房间。”他扬了扬嘴角,毫不掩饰地坏笑。

她迟疑一下,低声说:“你的。”

不为别的,只因为他床,够大。






晚上来我房间

门咚咚咚敲响,愣是吓了夏凌一跳,收拢bei||cao软的双腿,勉强立起,攥了块浴袍裹在身上。

夏承思半蹲一旁,眼从低处看她滑稽举动,浓黑的羽睫扇了扇,从容淡定地灿笑。

外面传来夏妈妈担忧的询问:“凌凌,你在里面待了快一个小时了,没事吧?”

夏凌赶紧回:“我洗了个澡,上了个厕所,耽误点时间。”

“别洗太久,对身体不好。”

过了一会,夏凌扭开浴室的门把,朝走廊窥探一眼,挥了挥手:“趁外面没人,赶紧走。”

夏承思拉上裤头,目光黏稠地掠过白色浴袍底下,半遮半掩的饱满白臀。

她不自觉岔开双腿,稀疏的褐色毛绒间,yin||chun因bei||cao得肥肿深红,像一朵饱经风霜的下垂花蒂,从后背都能窥见一二。

他喉头滚动,想象她深处的甬道,应该还黏着自己的jing||ye。

“还不走?”夏凌扭头看他,他已从她肩膀擦了过来,手隔着浴袍,准确无误地捏了捏她的奶头,落下轻飘飘的话。

“我在房间等你。”他朝她勾唇笑,继而阖门离开。

夏凌愣了半晌,双腿难耐地夹紧。

何时那么敏感了,被捏一下,下面就流水。

夏凌穿好衣裳,出了浴室,发觉客厅空无一人,爸妈可能已回屋睡了。

琢磨一下,准备先去夏承思卧房。将近一个月的温存,她每日晚上在夏承思那里,他的睡床俨然也变成她的。

夏家的宅子是三层,夏家父母在三楼,弟弟的房间在二楼。夏凌可以毫无顾虑地溜去他屋里。

岂料,在二楼楼梯边,夏凌撞见妈妈。

楼梯灯光昏暗,照得妈妈脸色黯然,她瞅见夏凌过来了,语气郑重地说:“过来一下,妈妈有话问你。”

夏凌心头发紧,妈妈这般严肃,不会发现苗头了吧。

夏妈妈将女儿拽到一边,手搭在她的肩膀:“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?”

夏凌喉咙有点干:“还不错啊。”

夏妈妈斟酌女儿的神色:“半年没时间管你们,没怪爸爸妈妈吧。”

夏凌摇摇头:”国外生意忙,我们不会怪你们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夏妈妈叹了口气,“我看承思拒绝他爸要给他买车,以为他生我们的气了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夏凌讪讪地笑,夏承思也许巴不得不回来呢。

夏妈妈笑了:“半年不见,你们姐弟天天待一起,好像更亲密了。”

岂止是更亲密,两人整天肉体交合,已不能再亲了。

“我俩在外面打拼,是为了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