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想干你(H)-分卷阅读34

pi||gu承欢了。

教室门把嗑得一响,像是有人在试图开门,夏凌打了个寒战,想坐起身,又被夏承思拉了回来。

“怕什么。”他轻声耳语,“锁了门,开不了的。”

门外有人喊:“咦,怎么开不了?”

夏凌一听,是陆漫晴在讲话。

“有人锁了吧,你进去的话,我找门卫开锁。”另一个人是班长李威阳,跟陆漫晴关系可不太好,两人怎么凑到一块来了。

陆漫晴满口不屑:“算了,今天是凌凌值日,可能是夏承思锁的。”

李威阳讨厌她的态度,轻嗤一声:“能不能不要满心满眼想的是夏承思,他根本不喜欢你,眼里只有他姐姐夏凌。”

陆漫晴漫不经心地说:“夏凌是他的亲姐姐,姐弟情深嘛,他当然在意她啊。”

夏承思憋笑,在夏凌耳畔细语:“姐弟情深,说的没错,弟弟的ji||ba插得姐姐够深。”

说罢,他托住她的臀部,更快更猛地进去她的nen||xue。

夏凌原本聚精会神听他们讲话,被他操得太狠,穴里酥麻得厉害,差点shen||yin出声。

陆漫晴受不了李威阳拿夏承思说事,拍拍pi||gu要走。

李威阳猛地拽住她,手臂青筋暴起,胯部侵略性地挺向她:“操,老子都操过你了,你还想着别的男人。还想再被老子操一发,才长记性是不是?

流云有话说:下一章偷听好友被强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


里外两对偷情 < 就是想gan||ni(H)(流云)|

: books/659886/articles/7605049

daisy



里外两对偷情

陆漫晴被他的硬棒一戳,用力推开他:“好恶心,滚开啦,不要碰我。”

李威阳即刻炸毛,拽着她的手腕:“前晚干得你爽翻天,就不记得老子ji||ba了,都操过你那么多次了,还想着别的男人。”

这一出戏,夏凌始料未及。

好朋友和班长居然发生过关系。一向阳刚开朗的班长,私底下说话这般粗鲁。看来他初中混过,后来洗白过去的传闻,很可能是真的。

“啊,离我远点啦……”

“跑什么跑,老子今天要cao||si你。”

外面的陆漫晴,嘴巴被捂住了,发出唔唔声。两人推搡的动静,和扒衣服的响动,格外大声。

“不要脱我裤子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“cao||si你,sao||huo!”

夏凌想去救陆漫晴,起身抽出穴里的rou||bang,被夏承思强势地摁回去,yang||ju重重捅进姐姐的nen||xue。

夏承思撩起尖牙,咬了口她耳垂:“他们在外面,直接出去,不怕被发现?”

夏凌被刮得发痒,脖子缩了缩:“她要被qiang||jian了。”

夏承思哼笑:“你怎么知道她不乐意?”

门外,李威阳tuo||guang陆漫晴裤子,嫌恶地笑:“上次tuo||guang衣服勾引我,今天当贞洁烈女了。老子是你玩一玩就可以甩的?”

陆漫晴被逼到走廊栏板,面对着五楼底下的小操场,浑身不由紧绷:“放开我,不在这里,万一被看见……”

李威阳岔开她的双腿,扶着rou||bang摩擦花壶:“怕什么,这个点没人会来。就算被发现了,找外面的兄弟过来,让他乖乖闭嘴就行。”

现在是傍晚七点,天已然黑了下来。到了晚上,教学楼一般不会有人进出。

陆漫晴手趴着栏板,看不见李威阳要对她干嘛,只能感觉雄壮的rou||bang,抵在她腿间摩擦:“死开啊,我要回家……”

她突然啊的一声,像被东西贯穿了,双条腿直打晃。

李威阳直直立在她背后,双手从后伸过来,揉着两团瓠子奶,腰腹发力撞击她的hun||yuanpi||gu。

“要你勾引男人,吃着锅里的,想着碗里的。cao||si你个sao||huo,cao||si你。”

是吃着碗里,想着锅里吧。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说错。

夏凌听着门外肉体啪啪声,暗想班长体力一定非常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