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章 抚慰

将寒战蠢蠢欲动的双手拉起,引向床柱让他握着:“自己抓着,我没说放,不能放哦。”身体因为前倾的关系,ru||fang贴蹭到了寒战的脸,他迫不急待的伸出舌头舔了几口,看着离去的yu||ru,他满脸失望的喘着。

  寒雪双手抵着他的胸膛,下身紧贴着寒战的小腹往下滑了几寸,激的寒战目中yu||huo更炽。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挑逗着自己的视觉效果,让寒战两眼通红,烧的寒雪也轻喘起来,xia||ti不断有ai||ye涌出:“闭上眼,不许看。”

  寒战听话的闭上眼,可看不到後,身上的感觉更灵敏。他能感觉到她软软的唇亲吻着他的脖子和喉结,小舌头舔了舔,然後移向锁骨,对着凹陷的地方舔啃着。两支小手同时搓揉着他的胸膛,胸前的ru||tou在她掌心的擦蹭下挺立起来,然後一边的珠果被温暖的湿润包含住,带点力道的吸吮着。

  “哦……”他chi||luo的小腹明显的感觉到,从她的xiao||xue中不断有湿热的ai||ye涌出。这丫头什麽时候学会这些的,该死的,他好想要。

  寒雪玩够了一边的ru||tou,换另一边含舔着,玉臀往下滑了点,在寒战的小腹上留下明显的湿痕。

  “嗯……”pi||gu撞上了挺立的男根,男人低沈的shen||yin着,寒雪吐出他的ru||tou,唇延着肚子中间的线慢慢的往下移,舔了下自己留下的味道。玉臀随着身体的下移,故意压着男根往下滑过。

  “哦……别……啊……雪儿……” 寒战求饶的shen||yin着,像离了水的鱼一样,只能全身轻颤着,“呼呼”的大口喘气。他今天真要死在这女人手里了,天啊,她到底什麽时候学会勾引男人的,不行了,下身要爆掉了。

  亲亲寒战的紧绷成块状的小腹,在肚脐上舔了几下,寒雪拉开他的裤带,放出立的笔直的男根。

  “呀!真可怜,都青紫了。”巨大的铁棒涨成了青紫色,青筋盘绕在表皮上一跳一跳的,蘑菇头的顶端溢出略带点白色的透明液体,“别哭,雪儿疼你哦!”说着,伸出小舌对着那顶端流泪的小孔舔了舔。

  “哦……不……”跨下的ci||ji让寒战猛坐了起来,看着寒雪的小嘴离开他的男根,还一边舔着嘴角,让寒战喘的像要断气似的。

  “你的味道咸咸的,”寒雪笑着直起身,歪头想想了:“还有点腥。”双手扶住他的双肩,将玉臀前移,xiao||xue轻抵着巨大的男根蹭了蹭。

  “嗯……”寒战抑着头shen||yin,他双手向後撑着床板:“小妖精,哦……”xiao||xue正一点点吞下他的男根,让他只剩下shen||yin喘息。

  “啊……好涨……”轻喘着细声抱怨,xiao||xue撑的有点疼,看寒战忍得满头大汗,她犹豫着要不要把那根大东西ba||chu||lai。

  “小妖精!”寒战气弱的喘口气,“你再不快点动,我就要死了。”

  可是真的好撑呀,寒雪在心里嘀咕,看着入了大半根的铁棒不安的动了动玉臀,引来寒战更大声的shen||yin,看着他难过的样子,寒雪忍不住xiao||xue缩了下。

  “哦,别夹……”寒战困难的喘息着,“你想谋杀亲夫,千万别选这种方法。”

  “人家又不是故意的。”寒雪紧张的又动了动。

  “哦……”xiao||xue夹的他好舒服,好想狂顶上去,却怕这小丫头事後会找他算帐,他只能快乐并痛苦的忍着。

  现在是什麽情况?王正义站在外厅竖着耳听着,内室传来男女暧昧的shen||yin声与交谈声,这让他有想抱着桌腿哭的冲动。艳娘不是说公主找他有事吗?不是说寒战正气的要杀那梁二世子吗?现在是什麽情况?为什麽他们办事都会给他撞到?若是让寒战知道他正在偷听他和公主办事,到时先死的一定不是梁二世子,而是他。

  寒雪对上寒战略带怒气的眼,委曲的嘟了嘟嘴:“你太大了嘛,撑得人家好疼。”

  哇!战大人的尺寸也很雄伟吗?真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,王正义对寒战更加崇拜了。虽然很怕被寒战追杀,可此时好奇心战胜了被追杀的恐惧,让王正义很兴奋的躲在外厅听壁角。

  寒战泄气的长叹一声:“那让我来?”总不能这样干耗着吧?

  “不要!”寒雪立即反对:“你每次都弄到人家晕倒。”

  啊!!公主每次都被做到晕倒呀,不愧是功夫高强的战大人,这方面都这麽持久。

  “总不能这样干耗着吧?”寒战无力了。

  什麽?什麽?办事遇到瓶颈了? 王正义不自禁的咬住衣袖,好兴奋哦。

  “人家要在上面。”寒雪委委曲曲的说,每次被他压住都会做到晕过去,人家这次不想晕啦。

  他家公主看着柔柔弱弱的,居然是在上面的那个?王正义此时眼发绿光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“没问题,不过你先起来下。”捧着玉臀想把她抱起,却在贴上去的那刻,忍不住揉弄起来。摸着真舒服,冰肌玉骨,视觉与手感都充分得到满足。

  “怎麽了?”他揉的她臀麻麻的,xiao||xue里也痒痒起来的,感觉有ai||ye在流出来,她呼吸开始渐渐重了起来。

  “我先去把正义的头拧下来。”两眼瞪向内室紧闭的门板,杀气透体而出。死小子,胆子不小,竟敢躲外面听壁角。

  “啊?~~”寒雪一脸的疑惑在听到外厅传来桌椅的碰撞声时转为吃惊,王正义被内室透出的杀气和寒战的话吓的落荒而逃。

  寒雪不可思议的瞪着寒战:“你早知道王大哥在外面偷听。”

  “他在走廊时我就知道了,可他来了没马上走。”趁着寒雪分散了注意力,寒战边搓揉着手感一流的玉臀,边带点力道将她压向自己的欲望,让她的xiao||xue慢慢吞下自己。

  “你怎麽不早说?”寒雪喘着气,下身麻痒的感觉渐重,还感觉好撑好涨。

  “我们现在好像不该讨论这个。”巨大的男根被xiao||xue整根吞入,从寒雪的小腹可明显看到男根在她体内的轮廓,让寒战骄傲的翘起了嘴角,大手在那被撑的微微突出的小腹上揉了揉。

  “哦……”被xiao||xue包着,这样搓揉几下真是舒服。

  “啊……”内撑外压的感觉,让下身说不出的酸涨,寒雪挺直了腰,随着挺腰的动作一双yu||ru又颤动着挺立在寒战的眼前。

  “真美,”寒战双眼紧盯着在眼着颤动的yu||ru,大掌略加力道的搓揉她小腹上的那根突起。“哦……舒服……”这样的揉动即使不抽动,也让人感觉很销魂。

  “别,啊……”寒雪无助的晃着头,下腹的酸涨带着点麻痒,让xiao||xue不自禁的紧缩起来,紧紧的咬着男根。

  舒服的感觉让寒战试探着一手搂着她的腰将她提起,然後,一手压按着寒雪的小腹,另一手略施力道,让xiao||xue慢慢的吞下男根,那种紧窒的kuai||gan让寒战舒服的连shen||yin声都哏在了喉咙里,他眯眼看着寒雪的气息由轻喘变为急喘。

  “舒服吗?”寒战热切的盯视及低哑的声音,让寒雪羞红了脸,舔着唇点点头,急喘让她口里好干。

  “自己动。”从肩上抓住寒雪的一支手按在她的小腹上,双手得空棒住从刚才就一直诱惑他的双乳抓握揉弄起来。看着正好被他大手掌握的yu||ru在自己手中变形,小小的红果从手指间露出,忍不住凑过头去,伸舌舔几下。被湿润过的红果娇艳欲滴,让他更卖力的抓揉起来。

  胸前的kuai||gan让寒雪的xia||ti感觉更空虚,她一手抚着寒战的肩,一手压着自己的小腹,缓慢的坐下去,感觉身体被慢慢填满,这次虽然感觉很撑,很涨,可却没感觉到疼了。好奇妙!

  慢慢直起身,等留在体内的男根只剩一个头时,再慢慢坐下去。这样试了几次,男根的进出变的顺畅起来,xiao||xue被摩擦的kuai||gan让她感觉很舒服,也很惊奇。小脸带着惊奇的笑,这是她第一次这麽清醒的感觉两人是怎麽‘做’的。

  “好玩吗?”看着寒雪一脸像得到新玩具的惊喜表情,寒战宠溺的笑问。

  “里面感觉很奇怪,”抚着坐下时微微突显在小腹上的痕迹,寒雪笑了笑:“不过很舒服。”

  “很高兴你喜欢。”亲亲她带笑的嘴角,双手重回到玉臀上,帮助她起落,也将速度加快起来。

  “嗯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”xiao||xue被铁棒摩擦的好舒服,整个小腹都感觉热热的,可是这样的起落好累,她没有力气了。“战……啊嗯……我没……力气……了……”

  “累了?”将自己埋在她体内,让她坐在他身上休息,抬手擦掉寒雪额上的细汗,“换我在上面好不好?”

  寒雪喘息的点点头,她真的没力气了,好累。“我不想再晕过去。”这男人做起来太猛,让她受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