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一章 幸福

  亲亲她的额头,“这次我慢点。”温柔的转身将她压在床上,让她的双腿盘在他腰上,寒战挺腰开抬chou||cha起来。

  寒雪轻皱起眉,“好奇怪!”轻喘着对上寒战的眼,“跟刚才的感觉不一样。”

  “不舒服吗?”寒战在她体内停了下来。

  “别停,”挺了挺腰让寒战继续抽动。“没刚才那麽涨,也不会觉得顶得慌。”对一直盯着她的寒战一笑,“现在的感觉比较好,也很舒服。”

  寒战愉悦的笑道:“能让你舒服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“嗯……,再快一点。”速度变快,好像能让kuai||gan加剧,下腹热热的酸麻着,让两边的乳尖都酸酸的,寒雪两手抚上自己的yu||ru轻轻揉弄起来。

  寒战惊奇的看着寒雪在他身下如花般绽放着,这一刻他才深刻的感受到,他一手将心爱的人由少女diao||jiao成了女人。这感觉很骄傲,很自豪,也很满足。握住她的双手,十指交缠,加快抽送速度的同时,也慢慢的加重力道。“舒服吗?”

  “呵……呵……舒服……恩……再……再重一点……对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”他的女人正在为他慢慢的绽放芬芳,寒雪半眯着眼舒服的吟叫的样子,娇艳又妩媚,美的让他心动。

  “战……”轻叹着,柔情似水的眼之与紧紧交缠,xiao||xue里的kuai||gan越来越强烈,慢慢的紧缩,紧紧的绞住男根。

  “慢一点,雪儿,”寒战快速的挺腰chou||cha,“等我……与我一起。”

  “战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呀……”寒雪惊叫着,清楚的感受到体内kuai||gan越来越强,xiao||xue在快速的收缩。

  “等我……”十几下的快速重顶後,最後一下重重撞进花蕊,身体颤动着,将热烫的种子射出给心爱的人。“雪儿,啊……嗯……我的雪儿。”

  这一次的gao||chao让寒战身心都感到异常的满足,搂着寒雪一个翻转,让寒雪趴在他的身上。

  “还好吗?”见寒雪闭着的眼睫毛颤动着,他轻抚着她脸颊边汗湿的发,怜惜的问道。

  “恩。”闭着眼,轻哼了声。她还在回味gao||chao的舒服感觉,原来这就是zuo||ai啊,很舒服,也很ci||ji。gao||chao时xiao||xue里一阵热烫,烫的她心都麻了。小手回味的抚上小腹,感觉到指下明显的一团隆起。

  “咦?”寒雪懒懒的撑着寒战坐起,“啊……”寒战gao||chao後的铁棒虽然变小了,却并没有完全软下来,原本因躺着时只有半根在她体内的男根,因她坐起的姿势,又完全顶到了她体内。这样的姿势,使小腹上的一团圆更明显。

  “寒战,你看。”寒雪轻抚着小腹上的一团,如果不是面积分布不对,她会认为是自己发福了。

  寒战眼带骄傲的抚上她柔软小腹上的那一团微凸,“这是种子,我的种子。”温柔又爱恋的轻抚着。“将来,我们的孩子会在这里长大。”

  “你是说,这是我们的宝宝?”她一直理解的都是书面上的知识,原来实践是这样的,跟前世的jing||zi加卵子的理论不一样呢。“宝宝!!??”轻抚着小腹上的一团,她轻声呢喃着。

  看着她的举动,寒战轻笑:“这个不是,这是我的种子。”握住她的手,举到嘴边温柔的轻吻着。“你还太小,等过几年我们再要孩子。”十六岁的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,怎麽能担起做母亲的重任?而他也舍不得让她太早做母亲。

  看寒雪还是满脸的不解,寒战笑笑,从床头的矮柜中取出一条方帕握在手里,双手握住寒雪的腰将之轻轻提起,“啵~~”的一声,男根自xiao||xue里拔出。

  “呀……”随男根而出的还有大量的白液,流泄在寒雪大腿及床榻上白液,散发着一股子腥麝味。寒战在大手抚上寒雪的玉臀,在尾骨处的穴上轻揉了揉,“哎呀……”寒雪只觉xiao||xue一麻,又有白液自体内流涌出来。

  寒雪轻抚着回复平坦的小腹,任寒战用方帕将她的xia||ti及大腿上的白液擦拭干净。“你刚揉的穴是防止我怀孕的?”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,一脸好奇。

  寒战将床榻上的jing||ye也擦拭干净,将方帕扔在矮柜上,这才楼过跪坐在床榻上的寒雪,抱在在怀里,拉过锦被为她盖上。“皇帝若不想嫔妃怀孕都会这麽做。”

  “你去偷看过?”不会吧,寒战有看人办事的喜好?

  惩罚的轻拍了下她的玉臀,寒战瞪她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你从宫里搬回来的医书上有写。”

  “哦。”这又不能怪她乱想,是他的话太有误导性。随即想到她引诱他上床的原因,寒雪搂住他的脖子,将头靠在寒战的肩上。“别生气了好不好?我又没事。”

  经她一提,寒战也想到了那该杀之人,展臂抱紧她,“我答应你,不会让他死在碧落。”这是他的底线。

  好吧,其实她也不太待见那位给她下药的梁二世子,给女人下chun||yao这麽没品的事都做的得出来,简直就一ren||zha。

  “回京後,要告诉皇帝哥哥呢。”有个公主的头衔也很麻烦,连结婚这种两个人的小事都会变成全天下的大事。

  “恩。”他的皇帝哥哥怕是早盼着这一天了,所有人的都知道他的心在她身上,皇甫昊天在她十五及第後,每回见面都会用眼神问他什麽时候把她吃下肚,就这小丫头无知无觉。

  轻轻的打了个呵欠,zuo||ai让人懒洋洋的,她好像先前才睡醒呢。

  “累了?”寒战轻柔的抱着她躺下,给她拉好被角。

  “这几天好像一直在睡。”寒雪轻哼着抱怨。

  “睡吧,我守着你。”轻轻拍抚着她的背,助她安眠,耳边听着她渐渐变沈的呼吸声,寒战也安心的闭上眼。两人交颈而眠,映衬着锦被上的鸳鸯,谱写着满满的幸福。

  在心爱的人怀里醒来,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。寒雪小鸟依人的枕着寒战强壮的手臂,看着两人交缠的发丝,拿起自己一缕,调皮的用发尾扫扫寒雪的鼻子。“再不睁眼,我可要咬你罗。”寒战一向浅眠,她在他怀中略有动作,他应该就已经醒了,却还给她装睡。

  寒战低笑着睁开一双虎目,柔柔的看着怀中娇弱的爱人,大手抚上她光裸的背,“还好吗?”

  “以後人家没醒前,你都不许起。”寒雪更偎进他怀里,“在你怀里醒过来,感觉好甜蜜。”

  “好。”两人相依相偎的躺着,谁也不说话,享受着这宁静而甜蜜的一刻。

  “现在是什麽时辰了?”小手无意识的在寒战胸前来回画着。

  “丑时吧。”抓住调逗他的小手,放在唇边轻轻啃两口,以示惩罚。“别调逗我,你的身子受不住的。”

  寒雪脸一红,不依的锤他,“人家才没有。”

  寒雪的动作,让她胸前波涛涌动,风光无限。寒战咽了口口水,一手抓握住那诱惑他的yu||ru,似笑非笑的扫寒雪一眼。

  “啊呀……”寒雪脸更红了,这男人,怎麽这麽孟浪。

  “我看我们还是起身吧,我对你真的没什麽抵抗力。”情不自禁的再揉了揉那双绵软的yu||ru,寒战才依依不舍的放手,起身下床,从床边的衣柜里拿出寒雪的衣物,递给寒雪。

  寒雪躲在锦被中看着寒战裸着身体来回走动,吃吃笑着,特别在看到他半抬头的欲望时,笑的更利害了。

  寒战无奈的瞄了眼自己的跨下,没好气的说:“再笑,就把你压着做上三天三夜。”

  “小气鬼!”忍笑接过衣物,拉开锦被一一穿戴,等穿好中衣想下床穿襦裤时,才看到寒战光着身体双手抱胸站那儿,只盯着她穿衣,他跨下的铁棒已完全抬头。寒雪不禁红着脸啐他一口:“色鬼,你就不怕精尽人亡。”

  寒战笑着走过去抱住她,大手摸上她的腿根,轻抚着,邪恶的在她耳边吹气,“好想现在就把你压上床。”

  “别这样。”寒雪扭着身子,小声kang||yi,经过人事的身子有些敏感,在他的轻抚下,腿心已有些湿润。

压博体育app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“嗯……”寒战颓丧的shen||yin一声,缩回在她腿根作乱的手,改抱住她的腰,头靠在她肩上,深吸着气平复欲望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在寒雪耳边轻吻了下,“快快穿戴,我在外头等你。”轻轻放开她,拿起床底下的长裤及襦裤穿上,头也不敢回的开门走出内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