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二章 倒霉的梁二世子

  寒雪轻笑着继续拿起床上干净的衣物穿戴,待一切穿戴好後,她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把玉梳,再从手饰盒里拿了根银丝带,及几个小巧的珠花,便顶着一头乱发,走出内室。绕过屏风,便见寒战已穿戴整齐,坐那儿喝茶了。

  “帮我编辫子。”说着,将梳子递给他,自己在桌前坐下,顺手把一手的小珠花放在桌上。

  寒战接过梳子,站到她身後,熟练的为她梳发打辫子,并细心的把珠花装饰在发间。寒雪对她一头的长发没半点办法,几度闹得要剪发。为了阻止她自虐及虐待他人,她五岁以後,都是由他在为她梳发。

  发一梳好,寒雪立即起身,拉过寒战就要往外跑,“咱们去瞧瞧那个倒霉的梁二世子。”这会儿子,也不知道被艳娘整成什麽样子了。

  寒战反手一拉,将她圈回自己怀里,“艳娘就在门外。”

  “啊?”小手扭了他手背一下,“你不早说。”寒雪朝着门外喊:“艳娘你在吗?”

  “小姐,奴家在。”艳娘从门外慢吞吞的探出个头,低声回应着,还不时偷看寒战几眼。

  “你带路,我们去瞧瞧梁二世子。”寒雪对艳娘柔声说到。

  “是。小姐这边请。”等艳娘一转身,寒雪就回头瞪寒战,嘴无声的开合着,“你看你把人家吓的。”

  寒战一脸无辜的耸耸肩,同样无声的说着:“她自己胆小,哪能怨我。”

  皱皱鼻子,哼他一声,寒雪拉着他跟上艳娘,往楼下的阁楼而去。含春楼的楼里都设有方便寒雪穿行的秘道,可通向任何房间。穿行在秘道里,艳娘打开其中一个出口,先一步走出去,这个秘道的出口是一个房间的衣柜。艳娘请寒雪与寒战在房中的圆桌边坐定,便走到一边的窗边,往里拉开一扇大窗。

  这是一间专用於特殊爱好的客人,用於偷窥的房间,两间房中间以琉璃密封隔开,琉璃的那边刷上特殊的涂料,使那边看起来只是一面普通的墙,而这边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隔壁房间的情况。

  隔壁房间的情景让寒雪瞪大了眼,跳了起了冲到窗边。哇,这也太壮观了点吧!!??一脸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艳娘,以後没事一定不能招惹艳娘,看着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整起人来这麽狠,太可怕了。寒战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,与寒雪对看了一眼,在对方的眼中读到同样的想法。

  只见那可恨又可怜的梁二世子,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,嘴大张着,像是在叫喊,两手被两个光裸的女子抓着,面朝着他们quan||luo的趴跪着。他的身下还挂着一个光裸的女子,女子的xia||ti正快速的tao||nong着他的,而比较让人发怵的是,他的身後还跪着一个像熊一样庞大的男人,以他们所站的位置,看不到男人的阳物,可是以男人快速chou||cha的动作,能让人很明确的联想到,他正在顶梁二世子的菊花。

  寒雪打了个寒碜,握着寒战的手,偎进他怀里。若她还未经人事,还会懵懵懂懂的,不觉得有什麽,可是经人事之後,看到这样的情景,老实说,她有点吓到了。以寒战对她的温柔体贴,她初夜之後都还那麽痛,可想而知那梁二世子现在有多痛。

  寒战心疼的拍抚着寒雪,冷眼瞪向艳娘,吓的她赶紧把那窗给关上,然後退到一边不敢出声。

  寒雪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,喝了一口,才在桌边坐下。有些事虽然做来残忍,可该出手时,她也不能手软,否则,倒霉的就是她了。平复了自己的心情,寒雪转向艳娘道:“与我说说,你这两天是怎麽招待这梁二世子的,让我合计一下,看是否合礼数。”

  “昨晚人刚到时,奴家在酒菜里加了‘翻红尘’,并招了十几位姐妹为这梁二世子侍寝,今日里,屋内的熏香用的是‘金枪不倒’。”看到寒雪脸色不太好,艳娘小心翼翼的看着寒战,深怕这位狂人会突然发飙。

  ‘金枪不倒’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什麽药效了。“翻红尘也是chun||yao?”寒雪问道,这名字取的倒是挺有意思的。

  “是,市价百两黄金一瓶,棋公子的药是有钱也难买到的。”艳娘小心回着话。

  换句话说,翻红尘是极品chun||yao,没想到寒棋的药这麽值钱。寒雪一手抚上自己的红唇用手指轻点着,略一思索後,伸手倒了一杯茶放在右手边的桌上:“回家後记得提醒我,让寒棋闭关练药。”

  寒战很自然的在那个位置坐下,“好。”他闷笑着端起茶杯慢慢喝。他怎麽会不明白寒雪在想什麽。一瓶chun||yao市价百两黄金,天下还有什麽比这买卖更好赚?何况这做药的人还在自己的手里,寒雪自然不会再让那懒人闲在家中。

  “从昨晚到现在没停过吗?”昨晚是‘翻红尘’,今天是‘金枪不倒’,十几个女子加那个熊男,这梁二世子只怕是废了。

  “到子时药效已过,没有小姐的吩咐,奴家不敢停手。”艳娘嘴里说着话,眼却小心的瞄了瞄寒战,其实是怕这男人醋意没地儿发,把火烧到她身上来,白日里他那副想吃人的样子,现在想来还後怕。

  寒雪了然的看了艳娘一眼,“差不多了就停手,让他服下双份量的‘望尘’,你亲自动手,我不希望有意外。”忘尘──忘却红尘,是寒棋制的消除记忆的药,份量刚好时,只消记忆,双份,则能使人变呆傻。而她就是要这人再不能对她造威胁,一丝一毫都不行。

  “奴家明白。”艳娘优雅的欠身一礼,在寒雪的显意下退了出去。

  “出碧落後,他一样要死。”觊觎她的男人,即便成了傻子,他也不会放过。

  “知道了啦,小气鬼。”白他一眼,寒雪站起身,走到窗边拉开那窗,看着隔壁房里的梁二世子痛苦嚎叫的表情。虽听不见声音,却能想像得到。

  腰间突然搂来一支臂膊,身子被拥住拉靠进身後的胸膛,“不是怕吗?怎麽还看?”

  “看清楚自己在做的事,我不能老躲在你们身後,不长大。”从小到大,她被保护的很好,不管是宫中的争斗,或是商场上的各种争夺,她都不曾亲自面对过。不曾面对,却并不是什麽都不知道。她带着前世的记忆出生,虽然只有十年,虽然也不曾经历过争斗。但是现代的电视连续剧什麽样的题材没有?不然,这深宫中的公主十几人,以她在宫中受宠的层度,又怎麽可能在每次的争宠事件中,次次都全身而退。

  何况,她能拥有现在这麽庞大的身家,背後能有这麽多的人材,一直都是她有意识的作为。虽然她规定过,被带回冷家庄培养的孩子满十六岁之後,就可到帐房领取百两文银返回家乡,却极少有人愿意离开。这就是亲情效应,她充分利用了前世从心理学书上看到的知识,去完成一件件她想完成的事。虽然她对被她救助的人,确实是出自真心的关怀,对被带回冷家庄的孩子们,也都是真心的拿他们当亲人,可就是这种两面矛盾情绪,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吗?所有的人都看错了她,其实,她,并不善良……

压博体育app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隔壁房的门被推开,一个男子走了进来,对床上的熊男打了个手势,熊男见後略一点头,随即快速顶送起来。梁二世子的身体似是无力的扭动着,脸上表情痛苦的扭曲着,嘴角有白沫溢出,而他身下的女子却抑着头异常舒爽的表情,随着熊男的大力chou||cha,梁二公子的男根也在对他身下的女子做着chou||cha的动作。直到熊男几个大力的猛撞後,他抱着梁二世子的pi||gu一狂抖,那女子及熊男似乎都得到了满足。而梁二世子却是更加的痛苦的样子,直到他被熊男翻过身体,寒雪才看清,他的男根还是笔直挺力的,颜色却是青紫带黑的。

  “怎麽会这样?”寒雪吃惊的瞪大了眼。

  “那。”寒战一手抱紧她,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,给予安慰。

  果然,寒战才说完,只见先前在梁二世子身下的女子,从他的男根里缓慢的抽出一根银光发亮,六七寸长的钢针,针一ba||chu||lai,梁二世子的男根上立即冒出白色的jing||ye,却不是喷射出来的,只是一点点的溢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