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三章 惩罚

  “他已经废了。”寒战无情的做了句总结,双手将那窗一合,就一把抱起寒雪。

  “哎呀!”寒雪忙搂住寒战的脖子,保持自身的平稳。“做什麽呀?吓人家一跳。”

  “本不该让你看这些的,”寒战不舍的以额贴上她的额,叹口气,“我倒希望你能一直躲我身後,凡事由我为你遮挡。”

  “我不要躲在你的身後,我要站在你的身边。”寒雪轻轻一笑,在他嘴角印下一吻,“皇帝哥哥曾说过,我是碧落的公主,有责任守护这天下,所以我不能躲在任何人身後。”将头靠入他的颈窝,轻声问道:“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,对不对?”

  “我一直都在你身後,只要你回头,就能看到我。”寒战坚定的说道,抱好她走进秘道,从秘道上了顶楼。

  “去哪儿?”任他抱着自己到处走,反正不怕他会把她卖了。

  “你不饿?今日只吃了一顿。”除去睡眠的时间,醒时,她只用了一次饭,是早该饿了的。

  “我现在没味口。”看了刚才那样的情景,她怎麽还能有味口吃饭呀。

  “多少用一点,你身子弱,抵不住的。”本来就没几两肉了,这两天一折腾,下巴都尖了。

   “乱说,人家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什麽大病的,那里会身子弱。” 她身子弱吗?话说,从小到大,她几乎就没生过什麽病。

  寒战不爽的扫她一眼,将她放在桌边的圆凳上,桌上已摆满了饭菜。“初夜晕了一天一夜,再做一次,又睡一天,还说不弱?”

  呃……,寒雪一脸黑线,好吧,在这方面她没办反驳,可是她现在真的不想吃饭。“我要喝汤,不要吃饭。”撒骄的扯着他的衣袖,“人家真的没有味口嘛。”

  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寒战盛了碗鸡汤放在她面前,看她端着慢慢喝,自已才开始进食。

  一碗鸡汤下肚,寒雪将空碗放在一边,趴着看寒战进食。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,她最多只能吃半碗饭,而寒战吃饭就跟秋风扫落叶似的,动作虽然看着优雅斯文,可桌上的菜却在快速的减少。

  一筷子鱼香茄子伸到面前,寒雪捂唇摇头,看着那筷子鱼香茄子消失在寒战嘴里。“一会儿让王大哥准备车马吧,天一亮,我们就上路。京里可能有一大帮子人在等咱们呢。”

  “同行吗?”从两年前环游列国回来後,寒雪就让十二卫与他们两人分开走,十二卫需晚他们一天出发。他的功夫好,出事时,他只带寒雪一人反而好脱身。有十二卫跟着,万一对方人多,反而会有伤亡。这样分开走,十二卫反而成了他们的後援,最是稳妥不过。

  “恩,”寒雪点点头,笑眯眯的道:“护国公主怎麽着也得有点排场,人家三拨的使节在京里看着呢,咱们也得摆摆谱。”

  “又想到什麽鬼主意了?”吃饱喝足,寒战放下碗筷。

  “一会儿去聚宝庄逛一圈,本公主进京,哪能没先峰开路,众多宫仆?”寒雪调皮的朝寒战挤挤眼。

  她何时来去需要先峰开路,众多宫仆了?出门在外,连个婢女都不肯带的人,还好意思说这个。知道她又想整人玩了,寒战无奈的摇摇头,他也只能帮着她一起整人,从小到大,他可是很好的贯彻了妇唱夫随的精神。

  寒战拉动房门後的金铃,不一会儿,十二卫之一的蔡九即出现在门外。“见过公主,大人。“咦?蔡大哥,怎麽是你来,王大哥呢?”寒雪奇怪道,一般她传唤,都是身为侍卫长的王正义来待命的,怎麽这回来的是蔡九?

  蔡九迅速抬眼瞄了寒战一眼,复又低下眼去,可嘴角却以诡异的角度弯翘着。王正义当然不敢来,他躲公主的房门外偷听公主与大人办事,还被大人给逮到了,这会儿还不得躲的远远的,大人可是扬言要拧他脑袋的。

  寒雪看着蔡九诡异的脸色,一脸黑线的转头望向寒战:“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?”

  “哼!”寒战冷哼了声,算是回应她的问题。逃得了和尚,逃不了庙,他以为他躲得过吗?

  “噗嗤~~,呵呵……”寒雪喷笑出来,受了寒战一个眼刀後,才勉强忍住笑道:“你让王大哥跑一趟聚宝庄,让他们调一百二十人过来,一百做侍卫打扮,二十名做侍女打扮。天亮後,随我去京城。”

  “是。”蔡九正转身要走,寒雪忙叫住他,笑道:“让王大哥别躲了,逃得了和尚,还能逃得了庙吗?我保他无事,让他别躲了。”说着又笑起来。

  “是,属下这就去告诉他。”蔡九笑着退了下去。

  “你要保他?”洁白贝耳被吮住,两支大手盖上胸前yu||ru,隔着衣服揉弄起来。

  “呀!~~,别,人家刚换上的衣服呢。”这男人吃饱思淫欲吗?寒雪两手抓住胸前作乱的大手,使力的往外拉开。

  “方才要保人的气势上哪儿去了。”惩罚的轻咬她的脖颈,双手在她身上到处乱摸,跟她的手玩起躲避战。

  柔能克刚,寒雪马上救饶:“好哥哥,雪儿下次不敢了嘛。”

  “哼!”她会不敢才怪,手却停了下来,抱着她的腰。

  见寒战停下攻势,寒雪马上偎进他怀里,柔弱的道:“好累哦。”说着掩嘴打了个呵欠。

  寒战皱眉,看着寒雪这几天瘦了一圈的小脸,担忧的抚了抚,“离天亮还早,再睡会儿?”

  这男人永远都会以她为第一位,在计谋得逞的同时,寒雪也有着深深的感动。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她有无数的无价宝,可是这一心为她的情郎,世上却只有这麽一个,也是她唯一想要的一个。

  “不睡了,这几天总是在睡。”想到总是睡的主因,她不由的脸色微红。为什麽用力的是他,累着的却总是她,心下不由的有几分不甘,大眼一转,嘴角牵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,一双玉手在他宽阔强壮的胸膛上爱抚着,时不时隔着衣物磨蹭一下他的乳粒。

  “雪儿?”寒战眼一沈,一双大手握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,按贴上自已的身体,让她感受自己已兴奋起来的欲望。

  “哇?!!”寒雪忙缩回手,捂着小嘴惊呼,她只不过是隔着衣物抚摸他的胸膛,他怎麽就动情了?

  “想要?”寒战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,吓得低垂的头猛摇,她还不想死在床上好不好。

  “那就是故意的!”寒战肯定的说完,一把抱起寒雪转进内室,将寒雪扔上床,“看我怎麽收拾你。”

  “人家才不是故意的。”寒雪大叫道,人家是有意的,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。

  寒战关妥门窗快速的回来内室,将内室的房门也栓好,才开始脱自己的衣物。一件又一件,看得寒雪瞪大了眼,看着眼前慢慢luo||lu的男体,也不禁偷偷咽了口口水。不是她说,这男人的身材真的好棒,全身的肌肉都如健美先生似的一块块的透着力量,好强壮!!当最後一件小裤离开他的身体,寒雪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怕自己惊叫出来。那已经半抬头的男根虽没有先前恩爱时看到的粗大,可是也已不小,真的很难相信,自己的xiao||xue能吞下这麽个大东西。寒雪瞪着大眼,捂紧差点惊叫的红唇,看着那男根在她的视线下迅速抬头,笔直的指着她,而且体型迅速增肥,变的粗粗壮壮。这东西睡醒跟没睡醒真的差了不只一个码呀。

  “满意你看到的吗?”寒战邪笑着一脚跨上床,一只大手抓住寒雪想逃跑的脚拉向自己,另一只大手果断的开始解她的衣服。

  “呀!不要,不要。”小手抢救着自己被解开的衣物,可是却怎麽也没有他的动作快,遮了这里,那边又被他解开。“人家不要脱衣服啦,你再这样,我叫人了。”

  寒战闻言停下手,眯着眼看着她一笑,笑的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抗意了,“好,不脱就不脱。”

  就在寒雪以为自己终於躲过一劫时,寒战强壮的身体一个猛扑将她压平在床上,两只大手迅猛的擒住她的双手将之以单手固定在她头顶,寒战略侧身将一支大手盖在她的心房上,揉弄起那一团的柔软。他添添嘴角,笑看着她:“你不会以为我会就这麽算了吧?”

  寒雪双眼瞪的老大,天啊,寒战笑的好邪恶,可是,也好性感,害她心跳的好快好快。而他的手正在她的心上,兴味盎然的使力揉捏玩弄着,会不会被他听到?

  “你,你别这样,”寒雪不安的扭扭身子,想躲过那支大手,可是不得其法,“人家真的不是故事的嘛。”这个小气的男人。

  “别在心里骂我,雪儿,我听得到哦。”寒战亲亲她的小脸,咬上她的洁白的嫩颈。有滋有味的啃着,略带力道的啃舐迅速在bai||nen的颈上绘下朵朵艳丽的红梅。

  “嗯……别,疼。”寒雪眼带霜雾的低吟着,他好粗暴哦,咬疼人家了。

  那带着点委曲,又惹人怜爱的神情,只一眼就击溃寒战的神智,他的眼瞳顿时漆黑如墨,唇摄住那红唇即热烈的舔吮交缠,舌伸入她口里翻绞,擒住她的再含入自己口中吸舔。

  寒雪感觉喘息困难,她不安的扭着身子kang||yi,却惹的寒战yu||huo更赤。“嗯……不……要,”寒战激烈的爱欲有点吓着了寒雪,她低吟着kang||yi,扭着身子想要躲开,却抵不过他的力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