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六章 马车里的恩爱

  两手交握住rou||bang後,要握紧又要捋动,就变的比较困难,一不小心可能会折断那根棒棒。寒雪动了一下後,惹来寒战的一声痛呼,被他瞪了一眼,寒雪不服气的噘嘴:“那你想舒服就自己动动。”

  寒战抬臀向上顶了一下,“哦……太紧了。”他不禁叫出来:“放松点,雪儿,这样动不了。”

  马车外响起细细的吸口水声,及细微的喘息声。听着马车里ji||qing的声音,众人都已面红耳赤,却仍兴奋又激动的竖尖耳朵偷听。这可是公主与威武的战大人的ji||qing表演耶,可不是时时都能听到的。公主虽然没什麽脾气,可平时谁敢在战大人面前放肆?又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。世人皆知能压住战大人这凶神的,只有善良娇弱的公主,可没想到公主看着娇气柔弱,在床弟间,竟然这麽强悍,完全将战大人掌握在手心里呀。哎哟喂──流鼻血了,流鼻血了。

  这时马车已近城门,寒秋信远远看着公主的一行人马就感到不太对劲,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见一行人走近,他忙对着马车抱拳行礼,可刚弯下腰礼,嘴还来不及开,就被王正义和鲁三一边一个给捂住了嘴按住了身子。他挣扎着不知道发生何事,却见一行人等都向他示意噤声。他疑惑的扫着众人面红耳赤的奇怪脸色,却看到公主的马车正在有规律的摇晃,而马车里的声音也在这时飘进了他的耳里。

  “哎呀,你轻点儿。” 寒战过猛的顶撞力道,让寒雪两手都快握不住男根了。

  寒战两眼紧盯着寒雪因他的顶撞而跟着微晃的身子,那一双yu||ru跟着荡起波澜,迷眩了他的眼:“雪儿,哦……你好美……啊……”。xia||ti被寒雪的玉手紧箍着,眼里享受着寒雪美丽的胴体,寒战急喘着忍不住越顶越猛,寒雪的身子也就晃的更利害,yu||ru的波涛也就更大,马车自然也晃动的更利害。

  寒秋信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,直盯着马车,耳里清晰的声音证明马车里的奸夫yin||fu──咳──马车里正男欢女爱的两人正是战大人与他家公主。战大人跟公主从小同吃同住,早就是他们眼里公认的一对,他们着急了这麽多年,这两人终於勾搭──呸──终於走到一块了,算是可喜可贺。只是这在马车里公然苟合──呃──恩爱,实在是不太妥当。不过,管他的呢,这两人终於在一起了才最重要,对时下的势态也最有利。嗯,不错,不错。

  寒秋信以眼神显意压制着他的两人放开他,然後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衣襟,挥手示意其他迎接的大臣安静的退避,自己则走到马车边跟着听壁角。开玩笑,战大人跟公主办事儿这种事,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偷听的,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,偷听了回头跟皇帝炫耀去。

  “啊……别呀,太大力了啦。”寒战顶撞的力道太大,便寒雪握持的很辛苦。

  “雪儿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雪儿……”寒战一边盯着寒雪的身体意淫,一边大力的挺动着腰杆,身体的kuai||gan及满眼的美景使他忍不住一边顶撞一边shen||yin赞叹着。

  “我不行了,好累,”寒雪松了交握的双手,甩了甩微微酸疼的手,对着寒战直皱眉,这男人真的是的,也不知道要快点结束,她手好酸。

  “哦……”寒战哀号,无力的躺倒急喘着,做到一半被停下来,哪个男人受的了。“雪儿,这样……停下来……会死人的。”

  车外众人听的津津有味,即使听到流鼻血了,捏着鼻子照样继续偷听。做到一半给停下来?在场所有男人都为寒战献上十二万分的同情,而所有的女人则为寒战对寒雪的体贴而想尖叫,只因公主累了,战大人就肯停下来,好体贴哦,未来夫婿的最佳榜样呀。

  “哦……别……天啊……雪儿……嗯……”本来只打算恶整寒战的寒雪,看着他难受的样子不禁心软了。再说,经过刚才对寒战的爱抚,她也动了情,xiao||xue里涌出了ai||ye,於是她跨上寒战的身体,扶着他的男根极缓慢的坐下去。只因现在的rou||bang已涨到极致,寒雪只能边往下坐,边扭扭身子让男根挤进穴内,却让寒战舒服的大声shen||yin起来。

  寒战叫的那麽大声,寒雪不禁不好意思的拍了他一记,“你别叫那麽大声啦,外面的人会听到的。”

  寒战笑着叹息道:“宝贝,他们可是一路听着过来的,你现在说这话不嫌太晚了?”

  “啊?”寒雪傻眼了,“那怎麽办?”

  “别怕,我会记得杀人灭口的,只不过一百多号人,很快的。”寒战揽着寒雪压在胸前,吻上她甜蜜的红唇,缠住那香软的舌,舔吮翻绞着,身上却散出浓烈的杀气,吓的围着马车偷听的众人纷纷向四周散开,再不敢在马车边停留。所幸马车已入了宫门,众人站的远远的守着马车,再不敢竖耳偷听,惹火战大人可不是好玩的,还好之前听到的,已经够跟人炫耀的了,众人分散开来,心满意足的去止鼻血的止鼻血,喝水压火的喝水去了。

  寒战一手揉搓着一支yu||ru,一手抚摸着寒雪的玉臀,口中唇舌吸取她唇中的mi||ye不肯松开,下身微微的挺动,让寒雪慢慢将自己完全吞没。

  “嗯嗯……”寒雪努力的挣脱寒战霸道追逐的舌,将自己半撑了起来,她穴内ai||ye还不够多,他又胀的太大,虽然他已尽量体贴她了,可这样的挺入还是让她难受。“太撑了,别都进去,呃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又被寒战密密封住檀口,卷住香舌吮吸。

  寒战不在继续强行挺入,双手改罩上她胸前yu||ru搓揉把玩,在寒雪气息快用尽时松开那透人的红唇,改而吻上那玉雕似的雪颈,啃吮着印上无数红梅。

  之前的激烈xing||ai已耗去寒雪太多的力气,只这麽半撑着身子,已让她的手不能自禁的发抖。寒战怜惜的亲亲她贝耳,抱着她一个翻转成了男人女下的姿势,巨大的男根也因为两人的动作而滑出xiao||xue,沈沈的锤打在寒雪的大腿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