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十九章 浴室抵御战

  寒雪娇嗔的瞪了捂嘴偷笑的宫女一眼,端起一盘玫瑰糕,边吃边往寝室後面的浴室走去, “踢嗒声”响了一路。寒雪寝宫的浴室是她自己设计的,有点像日本老式的浴室,外间烧了热水通过引水口流到浴池,与同样引自外间的冷水中和。寒雪进到浴室时,四周烟雾缭绕,显然热水已备好多时了。扬手挥退正在侍弄洗浴用品的宫女,她将点心盘搁池边时还不忘拿起一块,边吃边开始慢吞吞的脱衣服。

  寒战拿着寒雪换洗的衣物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养眼的美女脱衣秀,看着她曼妙的胴体慢慢自衣物下显露,他的欲望再次抬头。将寒雪的衣物往边上一放,他不动声色的悄声脱掉自己的衣物,在寒雪脱的只剩肚兜还不忘贪吃的去抓点心时,一把从後面将她抱入怀里,一手精准的隔着肚兜罩住她的yu||ru揉捏,一手捂住她惊呼的檀口。

  “啊──呜……”寒雪被惊的刚想叫就被捂住了嘴,感受到背後相贴的熟悉男体,她向上翻了个白眼,气愤的拍了一下在她胸上肆虐的大手。

  寒战轻笑着松开捂着她嘴的手,改而轻抚着她的红唇,嘴贴上她的小巧的耳垂,低沈的笑道:“我说了我对你没有抵抗力,你不该在我面前脱衣的。”

  “哪个──嗯……”寒雪张口刚想kang||yi,就被抚在唇上的粗指侵入口中,她气的牙齿一闭,在那追着她舌不放的粗指上狠咬了一口。

  “!~~”寒战痛的倒吸了口气,忙将手指抽了出来。“啧,我的小猫长牙了啊。”真狠,都青紫破皮了。

  “谁让你不让人家说话的?”寒雪暗地里吐了吐舌头,看着那被自己咬出深深牙印的手指,有点心疼,可嘴上却不肯服输,她转身指着寒战的胸膛教训道:“看你还敢不敢偷袭人家。”

  寒战双眼晶亮的看着在眼前晃荡的yu||ru,轻叹道:“若是天天这般春光,被咬死倒也甘愿了。”伸手敏捷的握住两团hun||yuan,赞叹的揉捏着。

  “色鬼!”看着寒战急色的样子,寒雪心里虽羞赧却也甜蜜,抬手就往他胸口锤去,嗔怒道:“这一路走一路做,还不够麽?”

  寒战松开那让他爱不释手的yu||ru,一手搂上寒雪的纤腰,一手精准抓住锤向他的玉手。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……”。

  最後的字,淹没在两人相合的口中,寒战柔情蜜意的纠缠着那香软的舌,吸吮追逐着,直到寒雪发出kang||yi的哼声,他才不舍的松口。

  寒雪埋在寒战的颈窝直喘着气,小手掐住寒战腰间的软肉用力扭了扭。这男人体力过人,娇弱的她根本就不是对手,每次做过之後,她都累的半死,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,精神焕发。

  寒战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,抱起寒雪步入浴池,他靠着浴池坐下,将寒雪放在腿上,双手在她身上不老实的东搓西揉。

  “把你那东西拿开,别老顶着我。”臀下热烫的硬挺,让寒雪不适的移了移臀,可袭向身体的大掌让寒雪惊跳了起来,一边躲着寒战作乱的大手,一边怒瞪他。

  “哈哈哈,宝贝,这我可办不到。”寒战乐呵呵的一把抓住寒雪的玉手,巧妙的一拉,寒雪打着旋的滚进了他的怀抱,被他牢牢圈在怀里。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寒雪的玉背蹭了蹭,他的左手绕过她的左胸,罩住寒雪右边的yu||ru揉弄,手臂略用了点力将她压向自己,寒雪就被紧紧锁在了他怀里。右手向下探入她的双腿间,轻轻的抚弄,“它想念你了,你安慰安慰它吧。”

  寒雪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,身体在寒战的抚弄下轻颤起来,这男人什麽时候变得这麽色情又油腔滑调的?以前那个沈默是金的酷哥哪儿去了?玉手狠狠的拍上胸前揉捏的大手,寒雪扭着身子努力避开寒战邪恶的大掌,“人家不要啦,放开我,你个大色狼。”

  “就一下下,好不好?”寒战低喘着求欢,有点迫不及待的啃吻寒雪如玉的颈项。

  “不要啦,每次都弄得人家好累。”寒雪不依的挣扎,每次她都会累到想睡,今晚她还有事要办呢,可不能再睡过去。

  “雪儿──”寒战低喘着将寒雪转了个身,低头含住寒雪泛着乳香的一边红梅,用力吸吮。

  “啊……不要──嗯……”胸前的猛烈ci||ji使寒雪叫了出来,胸前的fa||qing的男人,根本就不把她的kang||yi当一回事,对着她两边的yu||ru又揉又吮,那带了力道的ci||ji显示寒战的迫切需要外,也让她春情萌动。

  “不行,晚上──还有事──嗯……要做──”寒雪努力忍住到口的shen||yin,想对胸前埋头苦干的男人晓以大义。

  寒战一手揉捏着一方yu||ru,嘴里含着另一边乳丘吸吮,另一手探入寒雪的两腿间,粗指急切的探入她的身体,chou||cha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寒雪情不自禁的挺身後仰,身体的kuai||gan冲击着她的理智,不行了,再这样下去,不用多久她肯定会弃械投降。寒雪狠了狠心,瞄准寒战的腿间,玉腿轻踢了上去,准确的撞上那怒挺的男根。

  寒战shen||yin着松开对寒雪的掐制,捂着自己的被寒雪撞到的宝贝,心中庆幸,幸好这丫头知道控制力道,不然可要继子绝孙了。同时又无比失望,都这样了还诱惑不了这丫头,看来今天是别想成就好事了。

  寒雪看着寒战捂着私处不说话,以为自己真的踢疼他了,她内疚的抚上寒战的手臂,弱弱的说:“看你下次还这样不,都告诉你人家不要了。”

  见寒战不吭声,寒雪急了,“很疼吗?我看看。”说着,拨开寒战紧捂着的双手,轻轻摸上那根粗壮的rou||gun。

  寒战半闭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嘴角狡黠的笑一闪而过,口中溢出压抑的shen||yin。

  “不疼!不疼!”以为寒战疼的利害,寒雪捧着rou||bang轻轻搓揉起来。耳边传来寒战变急变沈的呼吸,寒雪有点错愕的看着水中的rou||bang在自己手中跳了跳,又涨大了几分。

  狠狠眯起眼,看着寒战似痛苦,更像是享受的表情,寒雪双手慢慢的圈紧男根,前後撸动,她依在寒战的耳边娇声轻问:“舒不舒服?”

  “舒服……啊──”寒战陶醉的表情维持不到两秒,马上被痛苦取代,“松,!~~,快松开──”寒战吸着冷气握住寒雪的两支手腕,轻拉了拉,却不敢使力,怕自己的力道会伤了她。

  “好可怜哦,蔫了耶。”寒雪装模做样的轻轻抚弄因她紧握的ci||ji,而有点垂头丧气的rou||bang。

  “雪儿,弄废了它,你今後就没性福了。” 寒战苦笑着拉开寒雪还在故意ci||ji他男根的玉手,轻轻抚了抚受伤的宝贝。这丫头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,竟然下手这麽狠,差点折断他。

  “哼!”轻哼一声,寒雪走到浴池另一边,拿起浴巾尽自擦洗起来,瞄到寒战泛光的狼眼时,冲他扮了个鬼脸。

  寒战宠溺的笑了笑,也拿起池边的浴巾擦洗起来,洗到仍抬着头的欲望时,瞄了瞄正起身出浴池的寒雪,无奈的苦笑着摇摇头,宫中情势不明,雪儿定是有了计划,今晚是别想这丫头会乖乖就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