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恋雪-第九章 使节进京

  寒雪名下所有产业的分部,都设有她与寒战的房间,每一间房的设计,摆设乃至衣柜里的衣服都与寒家庄的一模一样的。她的那群家人,为的就是让他们每到一处,休息时都能有回到家的感觉。而寒战先前能在含春楼快速的找到换洗衣物与药品,就是这个原因。

  推开自己房间的门,寒雪在门後拉了拉一个金色的小铃後,才慢慢的走到厅中坐下,无聊的摆弄着桌上的杯子。寒战好笑的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,安静的在她旁边坐下。不一会儿,门口传来脚步声,一个红色的身影,随着一阵香风飘进来。

  寒雪对来人开心一笑:“艳娘还是这麽美丽。”

  “小姐的嘴还是这麽的甜,”艳娘拿着团扇风情万种的走来:“寒战说你伤着了,伤哪儿了?要不要紧?”

  寒雪脸一红,嘴上仍笑着:“没事,只是擦破点皮而已。”

  眼角瞄到寒战勾着嘴角,正盯着她笑,一脸的暧昧,她在桌下的脚悄悄的踢了过去。

   “那位二公子现在天香阁,六七位姐妹陪着呢,小姐要不要去看看?” 艳娘敛了笑,提到此人,让她禁不住咬牙切齿,这金沙国世子,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,竟敢向小雪儿下手,落到她艳娘手里,定是不能教他好过的。

  “不急,”寒雪笑了笑,“这镇里最近可太平?”桔香镇是来去京城的必经之路,她每年都要走上十来趟,这次却意外在这里中招,还是在她临时起意,没有住在自家产业里的情况下,这让她感到不安,总觉得别人在张了网等她入套。

  “倒也与平时没什麽不一样,只是这一个月,入京的外国使节打这儿过了三拨。”艳娘低眉想了想道。

  “外国使节?”现在又没什麽庆典,宫里也没有什麽喜事,怎麽会有两三拨的使节进京?难道……

  “梁二公子哪儿有问出什麽没?”

  “说是要入京面圣的,还带了重要的礼物。”见寒雪脸色有异,艳娘也紧张起来。

  “王大哥可在你这儿?”寒雪冷了脸,全身的气势不怒而威,这是完全下意识的自然流露。她极少如此,可一但有这样的表情就代表事情很严重。

  “我去叫他。”寒战说着就要起身。

  “不,你呆在我身边。”寒雪拉住了他的衣袖,对他摇头:“自此刻起,你需寸步不离我。”使节进京可能要做的事,让她感到不安,她需要他在她身边。

  “有这麽严重?”艳娘也吓了一跳,寒雪身边有十二卫,虽说寒战平时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可也没见什麽时候,寒雪有特意吩咐过的。

  “不是什麽危险的事。”寒雪对安抚的笑笑,“还需艳娘帮我马上传一则消息出去,而且务必是要做到,街知巷闻,却又不能让大家大声讨论的。”

  “什麽事,小姐你就说吧。”艳娘严肃又坚定的说,就算是赴汤蹈火,她也一定要为小姐办到。

  “你帮我传话出去:护国公主皇甫寒雪与一男子私自成婚,且珠胎暗结,喜脉由神医寒棋确诊。”

  “啊?!!!……”艳娘当场吓掉了下巴。“这,这这……”女子的名节何其重要,要是按小姐的话,将这消息传出,那小姐哪儿还有名节可言?!

  寒战担忧的握住了寒雪的手,显然他也想到了使节进京的事。

  “无庆典又无喜事的,这麽多使节进京,还带着礼物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联姻。”寒雪细细的解释给艳娘听:“联姻有两种,一是嫁,一是娶,其他几拨我不好说,可这梁二世子,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他们布了人手在这桔香镇逮我呢,又碰巧我那天看到福贵客栈,临时起意改在哪儿落脚,这才中的招。” 想她名下有天下闻名的富贵楼,这客栈取了谐音,提高知名度,整一个古代版的商标盗用,她一时好玩才改了落脚点,若不是他们低估了寒战的实力,现在,她已是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。

  寒战听完她的话,猛的站起来,松开两人交握的手就要冲出去,寒雪忙从背後抱住他:“别去,那个人现在还不能死。”

  寒战目露凶光,额上青筋暴跳,像要吃人似的,吓得艳娘当场瘫坐到了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 “艳娘,艳娘,你先出去。”提高声音叫醒吓傻的艳娘,“明天落日之前,我要让这则消息传进京城。”

  “哦,是,是,”艳娘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,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去。吓死人了,这男人刚才的脸色,就跟食人的恶鬼般,好可怕,好可怕。

  寒战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虽没有甩开寒雪,可满身的杀气却没有遮掩,寒雪更加用力的抱紧他:“别这样,寒战,我怕。”

  弱弱的声音奇异的让满室的杀气消失无踪,可男人紧绷的身体并没有放松,寒雪从他背後转到身前,轻轻的抚上男人的脸,“别这样,我还好好的。”

  寒战僵硬的伸手将寒雪拥入怀中,紧紧的抱着。心里惊怒交加,该死的他们,竟然想要沾污他的宝贝,他们怎麽敢?所有妄想动她的人都该死,都得死。室内的杀气又慢慢浓重起来。

  这男人!寒雪在心里叹口气,抱住他的头拉下来,蹲起脚尖,吻上他的唇,生涩的挑开他的唇,香舌滑入他口中慢慢舔着他的舌,邀他与之共舞。

  内心的慌乱,惊怒都被这个吻转为浓烈的情欲,寒战的舌猛的擒那丁香小舌狂乱的激缠着,那力道让寒雪不适的shen||yin,可她现在不能推开他,这男人在害怕,他现在就像个惊异失措的孩子,需要她抚慰。

  伸手快速拉开寒战的腰带,解下他的外衣,然後是中衣,内衬,直到他上身chi||luo,然後开始解自己的,将自己剥的直剩贴身襦裤,chi||luo的上身紧贴上他的。肌肤相贴感觉终於拉回了寒战的意识,他松开唇时,寒雪都感觉自己的唇麻痛的利害,唇上传来淡淡的咸腥味。

  “雪儿……雪儿……”看着渗血的红唇,寒战自责不已,怜惜的舔着她的唇。

  “抱我!”一双玉臂搂紧他的脖子,胸前柔软的yu||ru紧贴着他热烫的胸口。

  寒战一把抱起她转进屏风後的内室,用脚踢上门後,将轻轻的放在床上。寒雪却对着他摇头,拉着他将其按在床上,自己趴在他身上,用一双yu||ru慢慢的磨蹭着的坚硬的胸膛。“你刚刚吻的人家好疼,雪儿要罚你哦。”

  “雪儿……雪儿……”寒战紧盯着寒雪,深怕自己一个眨眼,人就会不见似的。他好後怕,幸好他这些年从不敢有一刻松懈的苦练武功,要不是他的功力够高,听到雪儿房间有异动就即刻赶到,她已经被……,想到那种可能,全身杀气又起。她是他最美丽的奇迹,是他心之所依,所有胆敢亵渎她的人都该死。

  “战,我没事,别怕。”抱住他的头,从额头,眼睑,鼻梁,一直吻到那因起了杀意而紧抿着的唇。她的唇还在渗血,不能舌吻,只能舔他几下安慰一下,在寒战想回应吻她时,调皮的小舌快快逃走,转而卷住他的耳垂,用牙轻轻碾磨,然後放开,看着被她咬红的耳垂,轻笑着舔舔。

  寒战呼吸急促,健臂一搂就想把她压到身下去,却被寒雪压住双肩,“不许动哦,人家要惩罚你呢,你要乖乖任我欺侮。”说着安抚的亲亲那急喘的唇,低头进攻他的脖子。

  “嗯……雪儿……”寒战动情的用已硬挺的下身蹭蹭寒雪的大腿,身前小人儿的引诱让他迫切的想要。

  “别动!”寒雪不客气的轻拍了下他的小腹,“不乖的话,人家以後都不理你了。”眯着眼舔舔唇角,寒雪不怀好意的直起身,形状美好的一双yu||ru在寒战眼前晃动着,引得他直咽口水。寒雪红着脸,动作诱惑又缓慢的脱下身上仅剩的襦裤,扔下床去。她俯下身,两手抵上寒战剧烈起伏的胸口,撑着自己的身体在寒战的盯视下,分开双腿,将chi||luo的玉臀贴坐在寒战的小腹上。

  “雪儿,雪儿,”寒战双眼冲血,眼中满满的yu||huo亮的像要烧起来,他急切的呼唤着寒雪,下腹的欲望把裤子撑的高高的。好想要,好想抓住眼前晃动的yu||ru,好想咬上那fen||nen的小果,好想抚遍她的全身,好想让这美丽的身子包裹住自己,让两人合二为一……